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六百九十五章 算个蛋啊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作者声明:当你看到这段文字时说明是防.盗章节。现在发布的是垃圾章节。正式章节将于10分钟后修正,现在为防d章节,这“十分钟”内请勿阅读订阅。

    如果已阅读,那么10分钟后,客户端的读者如果是app起点客户端,点击目录,出现各个章节,把错误的章节往左移,点击重新下载就好。

    安卓系统客户端的话,点击目录,出现各个章节,长按住错误的章节,点击重新下载就好。)

    慕辰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厚厚的落叶上,抬头望了望天,只有零星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前方还是阴森与幽暗。这种条件下,很难辨别方向,于是慕辰伸手解下包袱,取出一个类似陀螺的东西,喃喃自语道“就是这个了吧。”这是临走时三长老送他的天罗仪,说凭此物可走出苍茫古林。

    四道弧形金属相交,构成一个两端尖锐的椭圆体,中间有三个水平圆环,最中央的圆环固定有一百年晶石指针,当将天罗仪里的三个圆环转动起来时,指针便固定的指向东方。至于为什么是东方,慕辰只记得当初三长老说是为了让他以后能够顺利回来看望他们几个老家伙,沿森林外的一条巨河顺指针直走便是隐山所在,现在想起来慕辰都很是无语。

    慕辰左手托着天罗仪,手上蒙起一团青色的雾气,这是二长老所交的风诀,青色的雾气顺着手指注入天罗仪,圆环立刻飞速的旋转起来,晶石指针定定的指向他走来的方向,慕辰收起天罗仪,抬头望向相反的方向,那是出路所在。

    “大长老说以我功力全力行走,七天后便可出林”,慕辰摸了摸背后已经下去些许的干粮袋,心下道,“我可不想吃那些毒物,看来,得用全力了呢。”将无名铁剑与包袱一同缚在背上,紧了紧藤条,慕辰抬起头望向前方,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捕食猎物之前的兴奋,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追云!”

    只见慕辰脚下青雾浓郁,双脚已模糊不清,右脚用力踏地,便似离弦之箭般飞射而出。身形甚为怪异的奔向左前,然后立刻变向右侧,但速度却骤然增加,如此左右折返三次,而后化为一道黑影激射而出。

    今日,才第一天而已。

    ……

    **********华丽的分割线***********

    郁郁葱葱的森林中,暗藏着各种未知的危险,转眼间已过了六日。

    这已经是快接近苍茫古林外围的区域了,头顶的树冠枝桠已经稀疏了许多,阳光碎碎的透到地上,落到厚厚堆叠起来的腐烂树叶上。但是这里依然杳无人迹,只有到了真正的外围,才是人族敢于踏足的区域。毕竟苍茫古林剧毒之名毋庸置疑,林间飘荡的淡淡的黄色的雾气,一眼望去似无边际,最终隐没到丛林深处的幽暗中。

    这时,在丛林中,却突然传来一阵急速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一道黑影由远及近,时蹿到倾斜的巨木上,时高高跃起踏足岩石,跳跃于藤条落叶上。但其行进的总方向却是一成不变的。

    这个少年,赫然是慕辰!

    慕辰的速度也没开始时那种轻灵飘逸和迅捷了,灰色的布衣上已满是碎石,枝杈划出的大小不一的口子。而本人也是灰头土脸,清秀的面容早已被脏污覆盖,只剩下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眸,说明这还是那个林中生活十三年的少年。

    在即将撞向一棵满树枝叶皆为黄色的粗壮树木时,黑影倏地一声停了下来,慕辰的脸部黑里透红,晶亮的汗水从鬓角流出,在灰黑色的皮肤上划出一道道沟壑。慕辰弯下腰来,不顾频繁起伏的胸部,吁吁的气息,用铁剑削平树皮划开一个长口,一股清凉的水流便流了下来,嘴立刻饥渴的凑上去,大饮了几口。

    喝完后,慕辰顺势坐下来,靠在粗木旁,右手从怀中掏出一颗圆球状的绿色的玉,心中不禁大有庆幸,望着这颗圆润泛着柔和的绿色的玉球,自语道:“还好有百草玉,三爷爷,你言语最少,却最疼辰儿了。若没有它,恐怕首日便死了吧,呵。”

    自嘲的一笑,慕辰第一日就看到一只芒狐被凶兽逼到水中,不多时便浑身泛青而死。当时慕辰攀到树顶休息恰好看到看着树下的一幕,现在想起还心有余悸。抬起头看了看稀疏许多的树冠,又从包袱中取出天罗仪重新确认了一下方向,起身就准备继续赶路了。

    “今日是最后一天了吧,头顶树冠稀疏了这么多,应该,还有半日路程吧,终于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了!”慕辰咬紧了牙关,重新紧了紧包袱,准备继续赶路。

    “咦!不对,前方有动静,不似凶兽,难道…是人!?”忽然间慕辰听到前方有大片鸟群被惊起的声音,然后看见数只灰鸦慌乱的向他飞来。

    慕辰眉头一皱,心想还是上去看看吧,于是收起武器束紧包袱,悄悄走了过去。

    **********华丽的分割线***********

    丛林中一条暗绿色的小河静静流淌,紧邻河水处的岸边是一块略大的平坦地面,这里头顶的光线也较为稠密,此时地上却赫然看见有四个人对立!其中一人靠水而立,另外三人将其合围住,双方刀兵相对。

    慕辰敏捷的爬上附近的一棵古木,风诀心法悄悄运转,一股青雾逐渐包围周身,使他渐渐与周围的气息融为一体,致使不被发现。

    这里的位置相对人类可以踏足的外围已经深入不少了,竟然有人敢来到这里,难道他们都不想活了么。看到前方的情况,慕辰嘴角噙起一个微弱的弧度,而眼神依然平静不起波澜。

    “严霜,我们从西伦帝都开始跟踪你,直至两国交战处,没想到你一个游侠四海为家,竟然还有报国思想,想着刺杀帝国大元帅。哈哈,如今刺客没有做成反被设计了吧,幸亏我们早早告知大元帅早作防范。怎样,现在中了黑魔法的滋味不好受吧,是不是越来越感觉到浑身虚弱无力?哈哈哈!”透过光线,慕辰清楚地看到最中间的那个刀疤脸得意而猖狂地笑道。

    而他对面那个一身黑衣的人估计就是所谓的严霜了,个子中等,一身黑衣破烂不堪,到处是刀剑砍划过的痕迹,后背肩附近更是有几道被刀砍过翻卷起的伤口。而面部泛紫黑色,显然是中了黑魔法的缘故,此时他右手提一把通体透亮雪白的长剑,左手捂住右臂,指缝处不断有鲜红的血液流出。虽然身负重伤,但眼神却透漏着一往无前和无悔的决心。

    刀疤脸看到严霜的困境,更加猖狂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