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六百九十六章 恐怖的光头老兵痞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老子的弟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

    那道黑影肌肉虬起的左臂微抬,掌心中赫然握着一具包裹着皮质手套的黑色拳头。

    然后一道豪迈、粗犷的声音,毫不留情的骂出。

    人群呆滞的目光落到那道黑影上……

    一颗锃亮的光头在熠熠生辉。

    光头之下则是那满脸痞气的中年大叔模样。

    此刻正在用以一种看上去异常狂拽炫酷的睥睨姿态看着那强悍的“镰”。

    “这货是谁啊?”

    这个疑问同时在所有围观者的心中升起。

    不过有一批人却是例外!

    那就是真正了解定川格斗系的学员。

    他们的目光呆滞程度要远远超越其他人。

    “阮……阮雄峰!”

    而张少堂心中宛如十万头高地牦牛奔腾而过。

    “怎么是他!?”

    阮雄峰的霸道和强悍,那是越了解的人才越会感到恐怖的无解存在!

    只是,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却如此突兀的出现?

    “老师……”

    沐凡看着那光亮的后脑勺,几乎可以映出自己的面孔。

    那熟悉的气息和熟悉的骂声,让沐凡心中没来由的一暖,低声恭敬说道。

    镰那双泛着诡异气息的绿色眼眸,死死盯着阮雄峰。

    对方的手掌比他的还要大,更为夸张的是……

    自己的拳头仿佛被混凝土砌在墙体里一般,动弹不了分毫。

    这个骤然出现的光头,有着足以令人惊惧的实力!

    “你……是……谁?”

    镰缓缓的开口,语气中带着莫名的忌惮,和一种隐在更深处的暴怒。

    你他娘的,算个蛋啊!

    这句话,镰发誓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

    还没有人敢和夜幕教导团正式成员这样说话。

    这个光头不知道自己是在找死么?

    “你耳朵聋了?他是我弟子,我是他老师,还需要我怎么给你解释一下。”

    狞笑中,阮雄峰的左臂缓缓下压。

    然后咯吱咯吱的声音瞬间在这篇长廊内响起。

    周围人齐齐吞咽了一口唾沫,他们不敢说半句多余的话,因为镰那原本刀刻斧凿的面孔上,此刻青筋尽数暴起,涨的通红。

    却只能由着手臂一点点被压低。

    崩!

    他的右脚下方一块石板瞬间炸裂。

    这个带着痞气的大光头竟然生生将镰的双脚压入石面。

    “我是曙光学院的——镰!”

    这个红风衣的灰发男子终于暴怒了,整个身体发出骨骼爆响。

    还保持自由状态的左手握拳,大拇指关节向外弯曲,关节朝向对面这个光头男人。

    而后空气中仿佛一道鞭响炸开。

    镰的左臂小幅度甩出一道诡异的弧线。

    红色的衣袖再次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红镰光轨。

    弯斩——红月!

    嗖!

    那些全神贯注盯着这里的高手们,瞳孔猛地一缩。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清,这个大光头的右手是如何出现在半空的。

    突兀出现的大手,掌心处赫然对着急速掠斩而来的红镰。

    阮雄峰那遍布横肉的脸上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然后右手猛地向下一拍。

    啪!

    一声巨大的打击声响起,先前那突兀出现的手掌重重拍下。

    镰只感觉自己的左手被一台机甲重重抡砸了一下。

    肩骨甚至都出现了一声不堪重荷的咯吱声。

    而后,镰的左手也被阮雄峰的右手牢牢压在掌心。

    这个强横到极点也恐怖到极点的光头男人,从出现起,仅仅两招。

    就彻底压制住来自夜幕教导团的镰。

    而且那肌肉鼓到爆炸的双臂,生生按的镰动弹不得!

    没有理会对方的挣扎,阮雄峰那狞笑的面孔盯着镰,粗犷的声音震耳欲聋。

    “在老子面前……也敢放肆?”

    “我他妈管你是谁!”

    架住对方双拳的双臂猛地向上一抛。

    这沛然莫测的巨力之下,镰的双臂完全不受控制的被甩开。

    然后这一次,最为震撼的确实处在身后的沐凡。

    因为,从现在这一刻,阮雄峰的速度彻底脱离了他的目力界限。

    双手高举姿态的阮雄峰定格在空气中。

    而另一道残像却陡然从原地闪出。

    地面凭空出现一具直径超过半米的巨大裂坑!

    无数碎石崩起间,第三道残像突破前两道影子的范围,然后炸出一道白雾。

    沐凡只感觉面前的空气似乎都被这骤然腾起的霸烈身影冲散。

    在阮雄峰第三道残像的肘部、肩部,浮起了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流。

    白雾中,黑色身影显现。

    右脚不知何时侵入镰的双脚之中,一颗越来越亮的光头在视野中愈来愈近。

    而后就是那让他心脏狂跳的巨大肩膀出现。

    在最后一刻拼劲全力的镰,双手十指怒张交叠在胸口。

    咯吱……

    一声骨骼裂开的声音响起。

    轰!

    黑色身影立定。

    红色风衣在空气中拉出一道红色的光影后,轰然炸成漫天碎片,而后其中的黑影去势不减,直直砸穿那棵巨树!

    巨桂树的树干,毫无征兆的出现一具人形空洞。

    一只穿着铆钉皮靴的左脚重重向后伸出,然后踏下,碎石向两侧崩开。

    一道超过十五米的沟壑在尽头停下。

    炸烂的红色衣袖下,两条颤抖的手臂交叠在身前,掌心中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凹陷。

    一只脚陷在身后近乎二十公分的路基中。

    镰的面部,近乎半数的毛细血管崩裂,此刻看上去宛如一个血人。

    在曙光学院阵营,那名曾经开口的学员,哆哆嗦嗦的捂住嘴巴。

    那个光头男人,仅仅用出了一记……

    铁山靠。

    一个被无数格斗者当做起手姿态的抬手招式。

    竟然将那个如同机甲巨镰一般的灰发男人轰穿整个桂树。

    那个光头……

    他还是人么?

    “你再跟老子废一句话试试?”

    阮雄峰抖了抖右肩,毫无风度的向地上吐了一库唾沫。

    “你……”

    镰的红色风衣下,这一刻亮起无数光路。

    宛如一名彻底通电的机械人。

    他的眼中,开始弥散着惊天的怒气。

    黑色的裤腿此刻有如彻底灼烧至熔点的铁柱。

    蒸腾的热气在周身浮起。

    ……

    “装他妈的百年大头蒜。”

    阮雄峰第一个字吐出,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开始袅袅消散的残像。

    周围人这一刻全部张大嘴巴。

    一步三米,一步一残像。

    从踏步,到跃起至半空,再到落地。

    九道残影同时悬在视网膜内。

    而后那名大光头带着一身惊天的煞气出现在镰的面前,右脚狂暴的重重踏下。

    吼!

    宛如上古剑齿虎的一声怒吼响起。

    两人之外整整一圈的石板同时炸裂。

    两人身影这一刻,尽数被烟尘所遮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