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六百九十八章 从今以后,闪耀于群山之巅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阮雄峰的哈哈大笑中……

    场面攸的冷下来。

    沐凡的脸颊抽搐的难以自已,而右师婉和邴素两个大美女的脸蛋更是红得快滴出血来。

    右师婉的性子柔弱,所以只是不断的咬嘴唇,想要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急的眼中都出现氤氲。

    而邴素的性格则直爽的多,她脸色羞恼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沐凡。

    “你个大光头不要为老不尊,乱编排行不行!”

    羞怒之下的邴素,脸色愈发娇艳动人,这气势活脱脱一只发怒的小雌豹。

    阮雄峰面对自己的学员,没有丝毫的架子,而且面对邴素的反问……没有感到丝毫不妥。

    听到邴素的质问,这个光头男人装起傻来简直自然到无可挑剔。

    只是嘿嘿傻笑着。

    完全没有半点强者的风范。

    只把邴素恨得牙根痒痒!

    阮光头粗壮的手指挠挠下巴,心中对邴素的厉声质问不屑一顾。

    这女娃子,刚刚那看着沐凡背影的眼神亮的吓人,啧啧。

    他阮雄峰的眼光向来就是三个字——

    稳、准、狠!

    以阮大兵痞的经验就是,女人吧,就是崇拜强者。

    这个小女娃娃肯定是拉不下脸来。

    所以……

    只要沐凡有心思,那就是早晚的事儿。

    在这个年龄这么牛逼的学员,他阮雄峰还没看到过第二个。

    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模样!

    沐凡这小子生杀决断,一言不合就开搞的性子……太他娘的合胃口了啊!

    当初母暴龙那么高傲的军花,不也是老子生生给掠过来的么?

    这俩女娃子长得好,看这架势也不是娇娇女。

    不错!不错!

    自己认定的肯定没错。

    这一番激烈到令人发指的内心独白当真是没人听到,阮雄峰却已经沉浸在自己的阮式分析中无法自拔。

    “你们不是兴那啥玩意自由恋爱么?我不管,放心!”说完之后,大光头还意犹未尽的说道:“你们这些女娃子找对象啊,就得找靠谱的。看看刚刚被沐凡小子轰趴下的面蛋们,跟那样的在一起能有安全感?”

    这一口结论让刚刚准备撤离的曙光学员们几乎内伤吐血。

    先是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阮雄峰,随后便咬着牙咽进肚子里。

    你拳头大,你牛逼。

    草,忍了。

    面瓜就面瓜吧。

    果然现在都是人以群分,师傅找徒弟都是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周围的定川学员们则张大嘴巴,呆呆看着这一幕,他们那坚强一路的心,在此刻崩碎了。

    而后不论周围现实,还是网络上围观的人群,心中瞬间腾起一股怒火。

    这个老痞子怎么乱点鸳鸯谱!

    合着那个暴君是你徒弟,就能这么公然拉仇恨了?

    要点鸳鸯谱能不能别涉及到他们的女神!

    妈的要不是晚生了二十年,非得上去和这个光头真人pk了。

    沐凡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一向伶牙俐齿的邴素,此刻面对阮雄峰简直百口莫辩,最后愤怒的只能跺脚。

    看到这一幕总是有种莫名的……好笑。

    “老师,您别再说了,我只是碰巧赶上而已……”沐凡深吸一口气,站出来,好好的事情感觉要被阮雄峰玩崩的节奏,他必须自救了,否则要被糯糯知道。

    自己决计没好果子吃。

    阮雄峰正在暗爽的老脸一窒,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沐凡,直到快把后者看毛了,这才故作威严的点点头。

    然后不无遗憾的看向快要忍不住向自己拔剑的邴素,以及旁边眼神羞怒的右师婉。

    无声无息的张了张嘴,清晰的比出一句口型,估计只要眼不瞎的人都能看清。

    【要抓紧啊……】

    这个老流氓!

    被这个光头一打岔,原本杀机四伏的现场气氛瞬间变得欢乐起来。

    沐凡这时一步迈出,走向右师婉和邴素两人,场中的目光同时落在他的身上。

    人们不会忘记,就在刚刚,这名青年以暴君之姿近乎无情的镇压现场。

    “右师学姐。”

    “邴素学姐。”

    沐凡轻轻点头,这一刻的他身上那种以实力为基石透出的隐隐自信,配上那一身遍布触目惊心伤痕的累累肌肉。

    几乎瞬间就将所有人的视线全都吸引过来!

    “今天的事情如果有任何后续追责,我一力承担。”

    堂堂正正的语言没有半点迟疑。

    这种敢作敢当的态度,男生们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围观的女生来说,瞬间吸粉一片。

    “我的老师来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右师婉一双盈盈如秋水的眸子注视着沐凡,这名学弟身上的气度,这一刻真的和自己哥哥不相上下,那种隐隐的傲然在某种程度上甚至重叠起来,而且在她心底哪怕有着些许的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是……

    沐凡锋芒毕露的样子甚至要超越右师君,那一身遍布刀伤爪痕的的完美肌肉给她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至于,邴素,只是用一双泛着红意的凤目看着沐凡。

    听到沐凡说完,她抿了抿嘴看向沐凡。

    “谢谢你。”

    三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意思。

    没有让自己的自尊被践踏,没有让定川的荣耀从剑道社上丢弃,没有让自己失去那宝贵的剑道之心。

    在看到沐凡微笑着点点头后,邴素仰起白皙透着红润的瓜子脸,额头的几缕发丝被汗水调皮的黏在青春洋溢的肌肤上。

    “沐凡,断剑一定会有重铸的那天,是么?”

    少女心中的决心和勇气,以及那任何时刻都没有失去的活力,瞬间就让人感觉曾经那个活泼的邴素回来了。

    沐凡看看对面这眉目中泛着英气的高挑女生,然后看了一眼那边无声无息间咧嘴笑起来的阮雄峰。

    用异常肯定态度点点头。

    “一定。”

    邴素深深看了一眼此刻这棱角分明的青年,眼神中泛着剔透的光泽。

    或许这个身影,在短时间甚至未来的更长时间内,都难以磨灭了。

    沐凡点点头,看向一旁地上放着的柔性负重服。

    弯腰用一根手指挑起搭在肩上。

    然后一步一步重新回到阮雄峰面前,咧嘴一笑:“老师。”

    阮雄峰哈哈大笑一声,蒲扇般的大手重重拍来。

    沐凡任由那挂起凛冽风声的大手落到自己肩上,却没有想象中的巨力涌来。

    阮雄峰眼底泛起掩饰不住的赞赏。

    “好小子,跟我走吧。”

    这个光头男人现在身上没有半点痞气,有的只是一种睥睨万物、舍我其谁的霸气。

    沐凡知道阮雄峰既然出现在这里就是肯定有事。

    不过两人的沟通早已在眼神的交汇中无声无息完成。

    “嗯。”

    咯吱、咯吱,这两名周身凝着煞气的男人,有力的步伐落到那崩碎的石屑上,碾出一阵碎石崩裂声。

    人群自然而然的分开,在他们面前没有人敢大声出气,只是用敬畏的目光注视着两人的背影……

    离开。

    邴素如此,他们何尝不是如此。

    定川暴君之名,从今以后恐怕就会如同夜幕星河般闪耀于群山之巅,再难熄灭。

    “定川的荣耀不是求来的,而是靠着拳头……打出来的。”

    这句振聋发聩的声音,将同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同被铭刻进定川的历史。

    场内场外,线上线下。

    无数人看着那名青年孤寂的背影上,久久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