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百零七章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跟来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这片空荡荡的岩层之上,沐凡那不咸不淡的呵笑,尤其明显。

    然而东野飞却并没有被这种气势唬住,他也笑了起来,而且笑的脸色尤为怪异。

    “说你的眼界狭窄,就是狭窄,这也是一直以来掌控资源的贵族与普通平民的巨大差别。因为你有些时候根本看不到一些问题的本质!”

    东野飞舔舔嘴角,一步迈出,身上那种豪门公子的风范终于彰显出来。

    他看着沐凡朗声说道:“当初你的老师给你解围,你以为事情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么?但是在我看来,恐怕他真的害了你!”

    “我来自东野家,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么也应该明白这个姓氏代表的意义。那个光头,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在替你摆平镰教导之后,说出那句话!”

    “这个学院里,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开玩笑,却唯独右师婉不行!”

    “你的视野或许只局限在这个星球的军队、政府上,你可以不惧怕他们,因为你属于规则之内,你也没有触犯规则之内的准则。”

    “但是,在另外一群人眼中,你和路边那些开着一辆最新款悬浮车的爆发户没什么两样。”

    “你永远不会知道,她背后的那个男人,有多恐怖。”

    拿右师君的妹妹开玩笑,这句话只要透露给那个几乎已经接手掌控右师家族的男人,这个小子将会迎来怎样的待遇。

    他当真十分期待!

    “你在说右师君是么?”沐凡淡淡的反问一句。

    这个名字让东野飞的瞳孔一缩。

    “我见过。”

    “你以为他会这么草率的相信你,还是说以为我是被吓大的?”沐凡嘴角的那抹嘲讽如有若无。

    在东野飞的语言说完之后,表情竟是没有半点波动。

    “什么意思!”

    “我的底气是什么,你们恐怕很快就能看到了。”

    沐凡的目光平静。

    他的底气永远是他自己!

    不论什么【森卢兄弟会】,还是右师君,还是曙光学院。

    没有任何人能让他低头。

    在荒野中长大的人形凶兽,沐凡他欠缺的东西还有很多,却有一样唯独不缺。

    那就是对这个社会所谓秩序的……敬畏。

    话音落下,沐凡从岩层之上开始向拱桥另一侧走去。

    东野飞几人站在身后看着沐凡的背影。

    “什么叫很快就能看到?”一名青年自言自语了一句看向东野飞。

    酒红发的青年摇了摇头,沐凡的强势和自信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杰里·塞西尔来到东野飞身前,低声说道:“很有可能……他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来的目的。”

    “无知者无畏,我还真想看看他所谓的底气究竟是什么,【森卢兄弟会】的名声可不能从我们手里折损。”东野飞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我和易莱哲跟过去看看,不是说很快就能看到么?我倒想看看他那一身蛮力能让我们看到什么新鲜玩意。”

    那名面容秀气的同伴开口,另外一名始终没有开口的人点点头。

    在看到东野飞没有明确提出反对意见后,两人迈出步子跟着沐凡走过拱桥。

    听到身后的动静,那道孤身行走的身影却并没有停下脚步。

    “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跟来……”沐凡平淡的回复了一句。

    “怎么,话敢说不敢担?”

    “我们真的想看看你的底气,到底是真正的底气还是所谓的自尊心。”

    两名男生先后开口,他们的首次邀请竟然被对方以这种方式拒绝,如果以后传出去,不但兄弟会的名声要受影响,他们几个恐怕要被笑掉大牙。

    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于是,这两人就跟着沐凡近乎散步一般从错层区域走到学院路,再穿过长长的绿荫走廊、时间广场。

    沐凡竟是再没有理会过两人。

    身后两人哈欠连天,心中暗骂沐凡在这里不务正业。

    让我们看风景就是你的底气!?

    他们已经决定最后再过15分钟,如果这个小子真的准备围绕定川学院绕圈玩,他们就撤退,这件事彻底交给东野去解决!

    沐凡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但是沐凡现在的感觉却有些微妙。

    开始时他还没有觉出来,直到是黑实在憋不住说出的一句话,才让沐凡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大对劲了。

    “黑大人有话要说,能不能别遛狗了……”

    沐凡的脚步一滞。

    黑说的实在是太……

    精辟了。

    趁着经过一个拐角的机会,沐凡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身后,发现那哈欠连天的两人耐心几乎被消磨殆尽。

    沐凡看了看前方,距离学院第二正门还有5分钟的路程。

    他今天设定好的路线是到洛基重工位于中京市的分部走一个来回。

    那个分部暂时处于工作的停滞状态,所以如果在那里遭遇袭击,沐凡也有足够的空间规避。

    想着想着,沐凡发现自己已经临近学院大门。

    黑安排的悬浮车应该已经在那里等好了。

    “学院周围有没有情况发生?”

    “在所有的监视区域内,无任何情况发生,不过存在很多监视死角,所以我无法保证这个信息的可靠性。”

    沐凡低头看了看腕表,“将布控区域节点共享,给我安排的线路尽量规避监控死角,对手时血牙团,前几次失败后,这次如果再接,我并不认为他们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收到。”

    所有的交流都是在沐凡走动时自然而然的完成。

    血牙团的踪迹没有丝毫泄露,甚至包括那幕后黑手的踪迹也没有丝毫泄露。

    这表明经过前几次袭击失败,这些组织终于重视起来。

    这种阻断情报获取的情况,只有专业的情报人员才能够做出。

    所以说,对方肯定一开始就有了防范。

    沐凡深吸一口气,“布控所有狙击制高点,派出无人机进行巡逻。”

    牙齿磕碰间,所有的话悉数传入耳中。

    也就从这时起,沐凡开始调整呼吸、步伐,甚至还自然的整了整衣领。

    然后面上挂起一个标准的阳光笑容,看向学院门外。

    那里已经有一台泛着莹蓝色的的悬浮车等候了。

    不过,就在沐凡踏上最后这一段不足百米的条石路面时,他的视野中映入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只巨大的草木色太阳帽,一水过膝的白色连衣长裙,末梢微微卷起的栗色长发,阳光投下将那娇柔的肌肤照的透明可见。

    那双温婉的眼睛不经意间抬起,恰好看到沐凡。

    然后停下,露出一个端庄大气的笑容。

    在她身边,一名中年管家正躬身跟随,当他面前的女子立定时,这名中年管家的身形也随之立定。

    随后……

    一双有如鹰隼的眼睛望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