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百零八章 威胁么?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沐凡只感觉眉心中传来一阵刺痛,然后顺着视线望去,对上那目如鹰隼的老者。

    对方这是……毫无顾忌的传递着警告?

    警告我么?

    你是谁啊!

    这让沐凡心中本能的反感,眼睛眯起毫不畏惧的回视过去。

    右师婉!

    沐凡还没做出什么反应,他身后的两人已经认出了这名赫赫有名的大美女。

    刚刚东野飞曾经重点点明的人物,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沐凡。”右师婉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惊喜。

    今天自己是陪着家族的第二供奉邵先生,来学院取前些天收集到的资料的。

    却没想到刚进学院就碰到了沐凡。

    这三天右师婉一直没来得及和沐凡好好说一声感谢,现在见到心中自然是一片欢喜。

    或者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现在看到沐凡,有种看到熟人的亲切感。

    这种感觉在她来到学院里还是非常少见的。

    而对于异性,能够有这种亲切感的……沐凡好像是第一个。

    沐凡一直看着那名老者,他发现对方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瞳孔微不可查的缩了一下,这说明对方一定知道自己的名字。

    而下一刻,那名老者的目光中戒备之色瞬间浓浓升起,直勾勾的看着,一双鹰眼似要把人看个通透。

    沐凡将目光移到右师婉身上,只觉得今天的水仙花似乎看上去更加恬静如水,那种柔和的气质让每一名注意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心情转好。

    于是沐凡收起对邵供奉反击的眼神,友好的点点头:“右师学姐,好巧。”

    “是啊,真的好巧,刚来就看到你。”右师婉掩嘴轻笑,然后想起此行目的这才不好意思的连忙打断话题,“前两天还没来得及感谢你,今天有空吗?”

    “我想请你吃饭,地点……你来选。”柔柔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羞怯,她第一次邀请家人以外的异性共同进餐,让一向淡然的右师婉难免有些脸蛋灼烧。

    沐凡还没什么反应,但是后面不由自主跟上来的两名曙光学员,却听个正着,然后两个人大脑宕机了。

    东野刚刚说过的话,怎么跟眼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这恐怕不是那个小子一厢情愿吧,怎么看怎么都像这名右师家族的长公主也有点意思……

    不过在两人下意识的看到右师婉旁边那名老者时,心中一凛,瞬间恢复淡然的态度。

    那是……右师家族深藏不漏的老家伙。

    他们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站在身后,默不作声。

    听到右师婉的邀请,沐凡摸了摸肚子,脸上不由露出颇为遗憾的表情。如果再早一个小时遇到,他肯定会答应的。

    地点自己来选,那么一定会选择烤肉,还是门口那家有超过十六种酱料的烤肉店。

    可是现在都已经吃了七分饱,如果再吃……

    如果吃到十分饱,那么接下来可能遇到的情况,自己恐怕会胃疼。

    所以沐凡的眉毛皱起来了。

    他没注意到邵供奉的眉毛已经快拧成一个疙瘩了。

    因为在右师君身边这两个月,“沐凡”这个名字听了不下十遍,他知道的是这个小子已经成为定川新生届的佼佼者。

    右师君亲口称赞就有三次!

    但是,这绝对不是包括让右师婉小姐对这人同样表示出兴趣!

    这,绝对不在家族的发展计划之内。

    右师家族的千金,未来的联姻对象,必须是鸢尾花家族年青一代的嫡系成员!

    这才是右师家族屹立于蓝都星权贵之巅近百年的根本保证。

    这才是右师家族无惧政府与军部威压的最强硬靠山。

    所以,右师婉的成长环境从小就被从上到下的严格监管。

    任何可能出现的意外都会被扼杀在萌芽中!

    右师婉根本不会知道,在她成长的那些年,有些人表示好感被拒绝后再不会提起第二次的原因……

    是有强大的右师家族,在幕后做出最为可怕的警告。

    至于一些不长眼或者不信邪的人,他们往往会在第二天就消失在同学们的眼中。

    美名曰……转学。

    而现在,在邵供奉的眼中,婉小姐的状态就很不好。

    这是已经超出家族规定界线的举止。

    一向循规蹈矩掌握分寸的婉小姐,看样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这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身为右师家族供奉,这种流传许久的称呼,却正是与右师家族荣辱与共的体现。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的权限,恰好包括监管右师婉的行为,所以他那阴鸷的目光再度投向沐凡。

    然而,沐凡这时,却很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

    仰起头,露出一个笑脸看向右师婉,“抱歉啊学姐,我刚吃饱,恐怕吃不下了……”

    邵供奉的目光中透出浓浓的警告之意,那目光带着压迫性看向沐凡,甚至已经透出丝丝的危险。

    在听到沐凡开口之后,终于缓和了一些,但是那目光中强烈的精神威压却没有半点消散。

    解开二级精神锁的武道宗师!

    沐凡只感觉脑海中瞬间出现针刺感,那股无形的精神之火陡然燃烧起来。

    他的眼球微微一动,便和邵供奉直直相对。

    他自然而然的看清了邵供奉那眼中严厉的警告和……毫不掩饰的威胁。

    胸腔轻轻的收缩一下恢复原状,沐凡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邵供奉的眼神想表达的内容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识相的话远离右师婉,如果不识相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谁都无法保证。

    威胁么……

    右眼微微眯起,那是他心中情绪的最直接表现。

    他,最讨厌的就是威胁。

    尤其还用自己的安全威胁自己。

    当然,这一切只发生在毫厘之间,右师婉看到的只是沐凡那带着阳光气息的笑容。

    所以,右师婉脸上柔和的笑容闪过一丝黯然。

    这是她第一次邀请被拒,真的好让人尴尬呢。

    “不过……”

    沐凡的脸上笑容爽朗,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学姐,如果真的不怕破费的话,那么等下一顿饭的时间可以吗?”

    牛了个大逼!

    在后方装背景的两人,心中同时腾起巨大的佩服,再看向沐凡的身影宛如高山仰止。

    这个家伙真是不怕死,跟特么疯子一样。

    三天前敢不顾一切悍然出手,三天后……

    竟然在右师家族一名明显的高手警告面前,还说出这样的话。

    现在看来东野的话可信度似乎更高啊。

    这个有着定川暴君之称的新生,真的是在找死么?

    “当然可以,你下午有事情要忙么,如果有的话晚上你看怎么样?地点你来定,这是我的心意请务必不要拒绝。”

    右师婉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带着大气端庄的姿态微微躬身,那种礼仪无可挑剔。

    而这时,她身后的的邵供奉眼中的寒气却浓重的几乎化作实质!

    今天跟婉小姐来学院,还真是没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