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百二十二章 老子就告诉你一句话!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教官!”沐凡看着那个伟岸的光头男人,平静的打了一个招呼。

    此刻沐凡的状态看上去和他们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那种平静而漠然的眼神,根本不是一名刚刚被暗杀的学员能够拥有的。

    沐凡淡然的眼神从面前这些人身上扫过,他自然也看到了气息奄奄靠在能量护盾上的邵供奉,以及旁边用惊喜与担忧目光注视自己的右师婉,轻轻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沐凡的这个动作让右师婉惊咤万分。

    她和邵供奉两人并没有看到刚刚的战斗场面,她只听到远处一直在响起剧烈的爆炸。

    而此刻沐凡出现,那就只可能意味着沐凡已经从对方的手中逃脱。至于第二个可能,她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邵供奉看到沐凡,则是冷哼一声,面色没有半点好脸色!他才不会承受沐凡这份人情。

    沐凡不以为意,在确认没有其他人员伤亡后,他便将视线挪开,正式投到那名浑身透着彪悍气息的光头男人身上。

    “知道了?”

    阮雄峰突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其他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那凶悍的气息却随着他的开口迎面而来。

    “知道了。”沐凡点点头。

    这一问一答的哑谜,直接让旁边人听得一头雾水。

    巴赫立刻转头看向阮雄峰,“阮教官,你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呢,话说刚刚那两个人出现的还真是及时,沐凡你这底牌很出人意料啊。”

    乐呵呵的巴赫教官看着沐凡,眼神中透出的掩饰不住的欣赏。

    阮雄峰没有附和巴赫教官的笑容,他只是叹了口气说道:“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待会和你说。”

    说完之后阮雄峰看着沐凡,那双雄狮一般的眼睛平视沐凡,扬了扬下巴:“谁?”

    “唐家。”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沐凡直接将答案毫无保留的说出。

    阮雄峰的眼神中陡然亮起精光,而其他人则一脸茫然,不过右师婉和邵供奉却颇为震惊的对视一眼。

    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这件事和唐家扯上关系了?

    终于邵供奉在剧烈的咳嗽几声之后,开口问道:“小子,你说的是哪个唐家?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的。”

    沐凡淡然的转过头,略微倾斜头部看着这个重伤在地的右师家族供奉。

    眼皮眨动了两下之后,平静的开口:“中京市还有几个唐家?”

    “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沐凡学员,难道你认为是唐家参与到了这件事里?”

    沐凡看过去,这是一名不认识的教官在开口。

    不过没用他说话,阮雄峰直接呵呵笑起来,只是那笑声中泛着邪气,他抚摸着自己的大光头裂开嘴说道:“岂止是参与,我徒弟的意思是,唐家就是这次袭击的幕后发起者。”

    一句话,石破天惊!

    所有人都被阮大光头透露的信息惊呆了。

    如此直白的告诉他们,幕后黑手竟然是那个列为蓝都七大家族的唐家!

    “小子,你有证据么?唐家如果知道你这么栽赃他们,那一定你要有好果子吃了。呵呵,真是玩火找死啊,你看看定川的教官们到时候还会不会维护你。”

    邵供奉嘿笑着,他脸上带着讽刺,现在的人真是不知深浅。

    右师婉来不及制止,听到这句话后脸上尴尬极了,看到沐凡的视线投过来,连忙起身鞠躬。

    “对不起,沐凡。”

    沐凡之前救了她和邵供奉,刚刚邵老的那些话于情于理都是不应该讲出口的。

    沐凡看到那歉意的眼神轻轻眨了眨眼,然后投向邵供奉,平静而冰冷的问道:“哦?你怎么就能确定是唐家栽赃我呢?”

    咳咳、咳。

    剧烈的喘息过后,邵供奉靠在护盾上惨然一笑,“你根本不知道蓝都七族代表的意义,唐家会出动这么大阵仗去对付你?太天真了!你这是过于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实际你在大家族眼中,顶多别人是一粒沙子你是一块石头。”

    没错,唐家代表的意义,那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尤其是在中京市生活多年的人们,七大家族几乎是从孩童起就耳熟能详的名字。

    屹立星球这么多年的唐家,怎么可能去花如此大力气去对付一个来自定川学院的新生呢?

    阮雄峰带着匪气的笑容始终不曾消失,他就静静等待着沐凡说出此来的最终目的。

    至于其他人,都在等着沐凡的解释。

    这时,身后传来澎湃的轰鸣声,赫然是那轰轰而来的重装机车,白毛和胖子两人先后赶到。

    然后带着惊疑不定的眼神站在路边看着这好像在僵持的双方,他们吃不准此刻是什么情况,所以只是旁观。

    这一刻,定川学院的巍峨壮阔的二号大门前,出奇的宁静,宁静到只能听到微微的风声拂过。

    沐凡突然笑了,只不过笑容很冰冷而已,他正式转过身子盯着地上靠坐着的邵供奉。

    “证据?”

    呵……

    “需要么?”

    什么!

    听到沐凡的这句话,现场直接炸开锅了。

    白毛悄悄捅了捅胖子,“沐凡这是要把事情闹大啊,你特么冷静点先别冲出去,听老大的话。”

    胖子尤其怕阮雄峰,在看到那个光头男人彪悍的眼神后,立刻变成乖乖仔。

    “没有证据,那就真让我说中了?你知道在这个星球上栽赃七大家族成员的后果有多严重么?你这种出身低微的平民是不会知道的!”

    “没有证据,你就是说破天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邵供奉厉声说道。

    安静的风吹过,一声懒洋洋的浑厚声音插入。

    “我相信。”

    阮雄峰掏着耳朵,瞄了一眼邵供奉,嘿然一笑。

    那种犹如星兽一般恐怖的眼神,让邵供奉背心一凉,立刻慎言不再开口。

    他忘了沐凡是这个光头的弟子了。

    果然蛇鼠一窝!

    阮雄峰低头,右手捏了捏脖子,瓮声问道:“说吧,准备怎么办?”

    没有人看到这个光头眉宇间闪过的戾气和暴虐!

    沐凡嘴角勾起,阮雄峰刚刚那随意一瞥的眼神,早已说明一切。

    “教官,接下来的事,我会一力承担,只是我想问一下,我现在是不是拥有【它】的真正权限。”

    Ta?

    这个突然的称呼再次让周围人迷茫,不过阮雄峰却咧嘴,身体开始笑着抖动起来。

    那动静越来越大。

    “哈哈,哈哈哈哈!宝贝徒弟,你终于问出来了。”

    “你知道我这个便宜师父等这句话等了多久吗?”

    “老子现在告诉你:当然,你彻彻底底拥有它的权限!从你通过飞龙测试的那天起,你就已经是它的主人了!”

    “它从创造之日起,就注定不会老老实实的遵守那些烦人的教条!”

    “我不管你想说什么,还是想做什么。老子就告诉你一句话……”

    咯吱,这个光头巨人双手一捏,周身发出骨骼的爆响,眉宇间煞气大作,一根食指高高指向天空。

    “今天,就是天塌下来了,老子都给你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