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百二十三章 这就是我,今天上的最后一课!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阮雄峰的话振聋发聩,惊的周围人同时用骇然的目光看来。

    “阮教官,你疯了么!?”

    教官团当中的一名机甲系导师脸都涨红了。

    “我?”

    阮雄峰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哈哈大笑起来:“我当然没疯,我只是在做一个身为老师应该做的事情。”

    “恕老夫不知,请问阮教官的所谓支持到底指的是什么?”

    邵供奉压抑着内心的不满,冷冷问道。

    阮雄峰淡淡的瞥了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彰显自己大家族存在感的老者,嗤笑了一声,看着沐凡轻轻扬了扬下巴:“告诉他,你准备怎么做。”

    沐凡的右手拳头悄然捏起,阮雄峰刚刚那一句话,在此刻比什么支持来的都要重要。

    男人一诺千金,不外如是!

    这个看似凶悍的光头从当初作为考官招到他的那一天起,就始终在用实际行动履行当初的承诺。

    阮雄峰用他的一言一行,告诉了沐凡,什么叫做师父。

    此刻,听到这个光头男人的声音,沐凡强行压住内心那喷薄欲出的情感,重重的鞠了一躬,身体弯折九十度!

    这是沐凡有生以来最为正式的礼节。

    他的声音肃穆而庄重:“此行所有后果,沐凡一力承当,感谢教官一直以来的教诲与支持。”

    听到这别有深意的话,周围的人心中都浮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为什么这语气听起来就像分别时说的此生不见?

    沐凡……他到底要干什么?

    白毛和胖子两人对视一眼,面上都浮起了深深的担忧。

    阮雄峰这时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坦然受了这一大礼,不过他脸上的煞气却不曾消散,反而变得更加浓郁。

    行礼完毕,沐凡直起身子,头微微转向那名邵供奉。

    语气平静的说道:“你想知道我怎么做……答案很简单,当然是杀回去了。”

    现场忽的安静下来。

    这句不大的声音,却起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作用。

    不过却不是被沐凡的话音刺激的,而是感觉到荒谬的那种安静。

    明明很正式的场合,为什么却听到如此荒谬而可笑的言论。

    偏偏有浑身煞气的阮光头矗立在旁,他们又不敢笑,这种古怪的气氛让他们脸色精彩极了。

    就连右师婉脸上都挂着错愕,因为沐凡的言论或许有些……

    太过幼稚了?

    而邵供奉则是胸膛剧烈的起伏了几下,努力压下嗓子里想要吐出的淤血。

    “真是疯了,从老师到学生都疯了,以个人说出如此惊世骇俗的言论。你以为你是谁!?”

    “不过哗众取宠之辈而已。”

    右师婉歉意的看着沐凡,担忧的说道:“沐凡……其实我觉得,这件事可以从长计议,我会争取让我哥哥出面,学院的导师们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能争取的一定会争取回来……”

    沐凡对着她安静的摇摇头,右师婉后面的话直接停住,她目光如水,带着七分温婉、两分倔强和一分生气。

    最后那一分,她是气恼沐凡为什么不听人劝。

    “谢谢学姐。”

    沐凡对右师婉表示了自己的感谢,然后目光投向邵供奉。

    “我就是我,定川一年级新生、星河联邦上尉……沐凡。”

    声音落下,沐凡右手轻轻抬起。

    由于他正对着邵供奉,这个动作让对面的老者眼神有些忌惮,嘴里嘲讽道:“怎么,年轻人,说不过准备动手了么?”

    “不,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我大放言辞的底气么?”

    “老师已经同意了,所以……那我就让你看看。”

    手腕轻轻一抖,从衣袖内瞬间开始有银白色的机械甲片蔓延而出,顷刻间包满了沐凡的右臂。

    那是一条无处不透露着精致与华美气息的银色手臂。

    沐凡那撑开的掌心正对天空,宛如托举着一枚重物。

    这个动作不单单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就连远处逃过白毛电磁屏蔽的摄像头都牢牢盯着沐凡。

    城市监控部内,那名高级官员自言自语的说道:“定川学院这是在搞什么?神神秘秘的。”

    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沐凡右手猛地一握!

    ……

    什么都没有发生?

    阮雄峰脸上依然挂着那带着煞气的笑容。

    沐凡眼中依然平静。

    正待有人忍不住想要开口时……

    众人隐约听到一声夜枭长鸣,似乎从远处传来,又似乎不远不近。

    那种不真切的距离感让他们出现了瞬间的迷惑。

    没有人看到。

    在那处沐凡之前曾经站立片刻的断崖下方。

    那湍急的大河之内,突然开始咕嘟咕嘟的沸腾起来。

    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河流中心,在漩涡最中心先是正常的深黑色,然后开始一点点亮起,如同什么发光体在正中心不断逆流而上。

    噼啪、噼里啪啦!

    无数电芒开始从大河之上炸开。

    一只电光缭绕的紫蓝手臂猛地从漩涡中伸出,锋锐而狰狞的重型倒刺沿着手肘、肩膀一点点露出。

    而后那电芒凝聚的光波仿佛一个被压缩在水中的空气泡,骤然破裂。

    一抹紫蓝色的修长围巾,不曾沾染半点水渍。

    一颗巨星的蓝色能量融核位列胸口正中。

    汹涌澎湃的崖底大河,这一刻骤然停止奔涌。

    一对巨大而华美,布满雷霆电芒的金属翅翼猛然张开!

    这华丽而恐怖的金属巨兽口中发出一声宛如夜枭般的嘶鸣。

    整个河面的水流这一刻轰然下压,双翼振翅间,踩踏着雷霆电光的雄伟机甲化作电光升入天空!

    这一幕,也清晰的被所有监控捕捉到。

    城市监控部的工作人员,面部满是骇然。

    “大、大雷枭!它怎么从断崖下面升起来了?”

    而那名高级官员,眼神中则带着惊恐,因为他知道更深一层的事实,联想起刚刚看到的阮雄峰的动作,以及沐凡的动作,一个极度惊恐的想法浮现于脑海。

    轰!

    巨大的身影携着撕裂一切的速度与气势,重重落在那坚硬的道路上。

    强烈的气流吹起了所有人的发梢与衣角。

    也将所有人的骇然与震撼彻底定格在脸部。

    噼啪的电光中,沐凡左臂不知何时依然布满银色甲片。

    “教官,我走了。”

    沐凡的双手猛然在胸前结成一个三角手印。

    吭的一声,大雷枭的双手同时交叠。

    一团璀璨的电光从掌心中亮起。

    沐凡双臂的装甲这一刻宛若活过来,泛起呼应的蓝紫光芒。

    整个人倒着腾空起身,直直被吸附进那掌心之中。

    这台高达四十米的机甲,下一秒……紫色的双目亮起!

    邵供奉张大着嘴,看着这台吉阿米洛实验室的巅峰原型机,这台曾经创下无数神话的传奇机甲,眼神死死盯着沐凡消失的方向。

    “这、这是……大雷枭!”

    “大雷枭!阮雄峰,你TM疯了吗!”

    教官团中,巴赫猛地转过头,他的双目赤红:“你是想害死沐凡吗?!你还是想害死自己!?”

    “哈哈哈哈,过瘾!这才是老子的徒弟。”

    阮光头嘴角咧出一个巨大的弧度,那狰狞的面容带着煞气与霸道,他没有理会巴赫,而是带着无比的满足和欣慰注视着这正式交接过后的大雷枭。

    “我去他妈的教条、规则、阶级,在老子看来,这统统是狗屁。”

    “男人就不能怂,干他娘的。”

    “这就是我,阮雄峰,给定川学员上的最后一课!”

    在光头男人那肆意而畅快的巨大笑声中,大雷枭背后双翅燃起璀璨的电芒,整台机甲如利剑一般直刺天空!

    所有人!不论是直接、还是间接,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

    心中同时浮起一个恐惧而可怕的念头……

    蓝都星,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