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百四十六章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今天凌晨5点,宝宝突然高烧39度,到上午都一直呕吐不止,当当和家人抱着孩子赶紧去挂急诊了,急诊排队三个多小时才轮到……化验、b超直到下午4点才结束,排除了肠套叠,是病毒性流感,心里一颗石头瞬间落地。更新推迟到现在,实在万分抱歉!)

    ----------

    嗤……

    引擎关闭时,附近人群清晰的听到一道气流四散的声音。

    然后那对华丽而鳞羽遍布的雷霆翅翼,缓缓收起。

    大雷枭半跪于地,双手在胸口圈出一个三角光印,一道人影从中显现,然后悬在空中缓缓而落。

    轻轻的,没有一点声息,沐凡脚尖轻轻点地后,整个人在地面站稳,同步手环在双臂处重新隐藏起来,至于外骨骼【晓雷】沐凡并没有选择穿戴。

    因为S小队的成员尽数都在这里。

    他……

    绝不会有事。

    这帮护短的家伙们。

    沐凡看着对面那眼角都有点泛起湿润的大光头,无视身后那密集的军队与重型火力。

    恭敬的双脚并立,身体重重一躬身。

    “老师。”

    头久久没有抬起。

    这一弯腰,致谢阮雄峰为他的冲动和鲁莽做出的……毫无保留的付出。

    这凝重的一声,是整个定川学院中独一无二的称呼。

    也代表着面前那魁梧的光头男人,是沐凡从心底真真正正承认的老师,那种代表武道与信念传承的师徒关系。

    他的任性,他的鲁莽,就在他自己准备一力扛下的时候。

    阮雄峰这个豪迈的光头,已经悄悄替他做完所有善后。

    自己,怎能不感谢!?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

    这个光头男人虽然经常不务正业,但是在这三点上,却做得比任何人都要通透。

    阮雄峰看着一言不发,低头躬身久久不起的沐凡。

    嘴角越咧越大,他这次没有半点张狂,仅仅是无声的笑起来,笑的双肩都开始抖动。

    “做这事后悔不?”阮雄峰的声音这一次并没有很大,仅仅是类似于家常闲聊似的站定,随口问道。

    “不后悔。”沐凡依然没有抬头。

    “哈哈哈哈!这他TM的才是顶天立地的爷们。”阮雄峰这一次粗犷的放声大笑,然后抬头看着天空高声喊道:

    “老伙计们,我这徒弟怎么样啊?”

    那声音穿透风声,传的好远。

    天空中七道人影踏破风声,掠过视线,从天而降,宛如七根利箭。

    咚咚咚咚……

    就在人群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时,这七人已经稳稳落地。

    带着一股悍然、豪迈。

    “死东西。”

    成熟美颜,胸前波涛汹涌的暴龙,刚一落地,直接冲上去,一脚踢过去。

    啊?

    整个定川学院的学员们,以莱尔少校为首的军人们,集体石化。

    甚至连沐凡都愕然的抬起头。

    然后所有人就看到阮雄峰苦着一张大脸,任由母暴龙一脚狠狠踢到大腿上。

    “能不能给点面子,我宝贝徒弟在这呢。”

    阮雄峰此刻竟然如同委屈的小媳妇,低眉顺眼的商量道。

    “你跑了这么多年,现在你跟我说要面子,我让你要!”

    眼中带着恼意的母暴龙又是一脚踢过去。

    那波涛汹涌简直晃瞎了周围一些人的眼睛。

    然后阮雄峰龇牙咧嘴的再次承受一击。

    “啧啧啧,这显摆的不是时候啊。”

    扬起的风衣轻轻落下,重新遮挡住腰侧那两把重型霰发枪。

    面上带着一道斜长刀疤的猎鹰,嘿嘿笑道。

    噌的一声,防风打火机吐出蓝色的火焰,点燃那颗嘴里叼着的崭新雪茄。

    在他左后方,身高在1.75米左右身形瘦弱的光波平摊手掌,一道三角体状立体光幕在掌心中急速掠过。

    然后抬起头,用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开口说道:“头儿,安全,作战半径150米。342人手持军用第七代脉冲枪,目前三分之一处于激活状态。58人穿着军用第六代的单兵装甲,处于激活状态,警戒值……4。”

    猎鹰随手向后摆了摆,“不用这么正式,光波。”

    然后看向那边也对望过来的沐凡,龇着牙竖起大拇指。

    “没给我们丢人,不逊于当年老疯子的气势。”

    这声音豪迈而庄重,也代表着飞龙号对沐凡举动的真正认可!

    架,可以打。

    人,该杀就杀!

    只要没输,我管他姥姥的捅多大篓子。

    阮雄峰是真兵痞。

    这帮人是……雅痞。

    嗯,和光头疯子比起来,他们还是略微要一点脸的。

    看到这群人那种谈笑间豪迈而不羁的气势,周围人纷纷在猜测他们的身份。

    包括莱尔少校带领的部队。

    所有人都不敢有什么冲动。

    实在是这些人出现的方向太过于骇人了。

    “阮教官……他们是?”

    林德伯格教官这一刻,惊异不定的询问道。

    阮雄峰刚刚扛过暴龙的两次重击,抽空回望一眼,然后无所谓的开口说道:“哦,他们是来接我的。”

    “接你?你要去哪儿?”

    “当然是去追逐梦想了。”

    “怎么,老子这年龄不能有梦想?”

    阮雄峰一脸凶样的反问道,直接听得无数人想要吐血。

    这种时候,你一个老男人突然谈扯淡到极点的梦想,你觉得恰当吗?

    林德伯格导师……败退。

    暴龙看到阮雄峰避着自己的样子,尤不解气,还要再补一顿。

    然后阮雄峰虎躯一震,眼睛瞪圆。

    “熊娘们,先等等!”

    一声厉喝,让面部梨花带雨宛如熟透苹果的母暴龙,错愕呆立,眼眶一下就红了。

    “我和徒弟说两句话……你再打。”

    阮雄峰第二句话一个字比一个语气低,说到最后已经在拼命的乞求似的挤眼了。

    “哼。”

    暴龙挽了挽头发,美艳脖颈一扬。

    “看在小凡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

    看到这里,阮雄峰终于长呼一口气,然后大步走到沐凡面前,大手一挥,重重落在沐凡的肩膀上。

    沐凡那坚实的身躯纹丝未动,目光平静。

    “我这便宜师父要走了,话不矫情,挽留的话也别说。不为什么,就是到时候了。以后可能再见可能不见,老子最想说的一句话是……”

    说到这里,阮雄峰咧嘴笑了笑,一如两人初次见面时的模样,只不过这次眼眶里却多了几点晶莹。

    “你是我的骄傲。”

    再次轻轻拍了拍沐凡的肩膀,粗壮的臂膀直接将沐凡揽到身前。

    阮雄峰留下最后一句轻轻的话后直接转身离开。

    “天塌下来老子给你扛。”

    手掌离开沐凡,那双流露出真情实意的眼睛也彻底离开沐凡。

    这雄壮的光头男人大步向着猎鹰走去,边走边将那一身青灰色的导师制服脱下扔向巴赫。

    “帮我还给安德列瑟院长。”

    众人瞩目中,光头男人大步流星。

    “阮先生,您的……勋章。”

    一名军官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实在是因为那枚断剑骑士勋章太过于贵重了。

    现在他们都不敢把勋章从培迪少校脸上拿下。

    光头男人的右手举过头顶随意摆摆,背影对着那名军官随意摆摆手。

    “它的最后作用也完成了,从现在起……我把它还给军部。”

    “从此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哈哈哈哈……”

    震天的笑声中,猎鹰将嘴里的雪茄扔到一旁,张开双手迎过去。

    两名已过不惑之年的中年人,重重的拥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