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百九十四章 其疾如风,侵略如火!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实在抱歉,qq阅读app的读者,只能看下网页版了……我也不知道为啥app没同步,手机网页和PC上没任何问题,老当跪求原谅,泪奔。)

    当烟尘散尽。

    那是一台通体月白的华美机甲。

    低垂头颅,身形前倾,修长的机身线条拥有着宇宙间公认的美感。

    但是……

    这台身高只有十二米的机甲,右手却倒提着一柄刃长接近十米的超长军刀!

    它的左手稳稳的托在那柄军刀刀尖的脊背上。

    细窄的超长刃锋,闪着凛冽的寒光。

    从刀锋到刀脊,一枚枚精致而隐蔽的月牙图案深深的烙印在上面,此刻正弥漫着浅白色的光华。

    那是高温在烧灼着空气。

    ……

    有人抵抗!

    驾驶【风旅者】的牧长烈眼睛猛然瞪圆。

    他没有看清那乍现月白光华背后的影子,他只看到偏离方向的螺旋弩。

    “是谁!”

    “受死!”

    风旅者的头颅中发出牧长烈的暴怒声音。

    浅灰色的机甲猛地抽出长刀,背后的双引擎口同时喷射出炽烈的蓝色光焰。

    【割裂者】已经离开了月语号,这飞船已经失去了那最为强悍的倚靠,他牧长烈要用手中长刀把敌人狠狠枭首。

    黑暗中……

    黑亮的瞳孔深处,冰冷的绿色幽幽亮起。

    沐凡的眼神古井无波,被绿色藤蔓环绕的身躯,缓缓做出一个姿态。

    身形下压。

    细窄的超长刀锋随着身躯一同前压。

    一步踏前,反手骤然掠出。

    当【风旅者】穿入烟雾的瞬间。

    烟尘中,一道月白色的光华瞬间刺破雾障。

    月白光华刹那间惊艳月夕三女。

    肉眼可见的,一柄修长的细窄刀刃贯穿整部机体,从左下到右上。

    一道倒斜的笔直切线浮出。

    修长的刀锋高高扬起,月白色的机甲在先前【风旅者】的身后凝实。

    而在它身后……

    那台灰色的机甲竟然被凌空斩成两段!

    一道鲜艳的血光绽放在空中,悄然洒落地面。

    那怀着野心,甚至幻想第一个俘获公主殿下的牧长烈,直到死都没有看清到底是谁杀了他。

    而前一秒他兴奋的嚎叫声还停留在语音链中,下一秒就戛然而止。

    月白色的刀刃、月白色的机身,那种威势,无可匹敌。

    “大公、大公他回来了!?”

    两名侍女激动的哆哆嗦嗦说道,从懂事时起就陪伴在月夕身边,她们当然见过这台【大月殇】的英姿。

    而这一刻,两名小侍女又看到了曾经熟悉的一幕!

    “是沐凡。”

    月夕公主的白皙手掌死死攥成拳头,激动的目光这一刻再也无法抑制。

    ……

    “好刀。”

    沐凡平静却赞叹的声音在黑暗空间中响起。

    这台机甲利用这些具有生命的藤蔓,让他实现了一种近似修罗的操作模式。

    那看似臃肿的藤蔓覆盖身上,却是无比的轻盈。

    这台大月殇,此刻就是他四肢五感的无限延伸。

    只是第一次驾驭这种超长的军刀,还略微有些不习惯,出刀时还需要左手对刀背进行一次辅助加力。

    当牧长烈身死时,丘陵上再次出现三台一模一样的【风旅者】。

    这三名机师同时看到那台通体月白,手持十米长刃的华丽机甲。

    然后这三人面部同时变色!

    “大、大、大公!?”

    那种匪夷所思、惊惧、害怕的情绪,毫不掩饰的呈现在语音链中。

    “谁!?”他们三人的驾驶舱内传来一声冷冰冰的问话,正是赶向这里的第七机甲师首席教官,尚雄。

    “中、中校……是大公,是烈阳·嘉兰诺德大公,他的【大月殇】!”

    当这句话说出后,其余的一百多名机师,甚至都不可避免的颤抖了一下。

    他们在烈阳·嘉兰诺德的麾下已经太长时间了,那台战无不胜的大月殇,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住嘴!烈阳已经死掉了,绝对不可能是他。”

    尚雄猛地喝道,烈阳·嘉兰诺德的死因他再清楚不过,帝国鹰眼投的神秘毒素,眼睁睁看着烈阳挣扎了三个月才断气,现在怎么可能又复活。

    所以,即便大月殇出现,驾驶者也绝对不可能是烈阳大公!

    “可是,中校,大月殇就在我们眼前啊,它刚刚杀掉了牧长烈。”

    这三名机师惊恐的说道。

    “睁大你们的眼睛,你们看到的是十二米的大月殇,还是超过二十米的大月殇!”

    “十二米……”

    “那就是了,根本没有进入月蚀状态,怎么可能是烈阳大公在驾驶,现在它就是一台毫无远程攻击能力的A级机甲。你们……在怕什么?”

    驾驶舱中,尚雄寥寥几语就将这些机师们震住。

    而在炮舰的舰桥指挥舱内,那名蓄着棕色胡须的指挥官,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他一把抓起通讯器。

    “尚雄,一定是驾驶飞船的那一伙人,杀了他!”

    听到这句话,有着一头灰白头发和尖尖耳朵的尚雄冷淡的回复一句:“收到。”

    然后他开启了师团指挥模式。

    “全团进攻。”

    “生死无论。”

    尚雄的声音淡淡传遍所有机甲。

    下一刻,无数浅灰机甲,拉出一道道残影,直直奔向大月殇所在之地。

    ……

    三名机师的眼中同时闪过羞怒,片刻之后又转为兴奋。

    现在的大月殇不过是一台A级机甲罢了。

    而他们,有三台。

    “杀了他!”

    就在这怒吼声中,三台机甲同时从丘陵上狂冲而下。

    三把弩弓同时对准沐凡。

    这一次,每一把弩弓前端浮出六支弩箭。

    风旅者——飓风杀阵。

    这次他们的目标只是那台大月殇。

    三道交错闪过的身影前方,一道巨大的灰色光华闪过,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扩散开来。

    十八枚弩箭瞬间在这片遍布生机的美丽谷地上拉出一片刺耳的鸣声。

    不足两秒之后。

    嗞!嗖!

    又是十八枚弩箭。

    犹如指甲在金属上刮过,那声音听得让人头痛。

    沐凡沉默的看着眼前那两批箭雨,大脑这一刻高速运转。

    曾经熟悉的动作被迅速分解成一个个图像,那些仿佛神经元一般的藤蔓触点将他的意识无限扩散出去。

    修长军刀刀尖点地,大月殇的左脚这一刻抬起,似要向左前方冲刺。

    然而当那只脚掌落地时,整个人诡异的弹射向右前方。

    无序折行步!

    叮、叮、叮……

    一连串的弩箭钉入大地的声音中,一团团炽烈的火焰轰然暴起。

    而那道身影这一刻犹如鬼魅穿行其中。

    左踏步、交错小碎步、单手曲弹、下压跳……

    一个个几乎是人体极限的动作,甚至说一个个已经超越人体极限的动作,就这样匪夷所思的出现在那台月白色的俊美机甲身上。

    曾经的控制台机甲动作,每一个脚步都被他铭刻在战斗本能当中。

    惊人的战斗本能瞬间觉醒。

    落空!

    落空!

    还是落空!

    三台风旅者的机师这一刻瞪大眼睛。

    “这是什么动作,他是怎么躲避的!”

    “根本射不中。”

    在月语号中,月夕的表情已然凝滞。

    因为,这台大月殇的动作……

    已然彻底超越她的想象。

    其徐如林!

    其疾如风!

    侵略如火!

    这台大月殇在沐凡手中,这一刻仿佛一名彻底复苏的战神。

    带着狂傲和不羁,带着无可抵挡的悍勇。

    在箭雨中,发起反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