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百九十七章 谁能挡我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索格里尔之不可思议猜想——V字军刀!

    高频震颤的手臂加上脑波同步的指令,大月殇手中的月华长刀爆发出了惊人的切割力。

    所有人只看到两台机甲与大月殇对峙不足1秒,就轰然炸成漫天碎片。

    V字的月白色光影中,那台战意燃至巅峰的机甲悍然掠出。

    反手背刀,没有半点停留的大月殇再度迎上苏木和身边的两台机甲。

    这两名机师根本不知道自己碰到的是什么人!

    被阮雄峰、莫翰达盛赞为天生战士的存在,在整个宇宙中都是凤毛麟角。

    而更深处,无人知晓,沐凡是真正继承了修罗一族那恐怖血脉的存在!

    那柄超长的刀锋在双手的驱动下,瞬间迎向对手的武器。

    刀锋与刀锋轻轻相交,没人看清这一刻的机甲脚下踏着何种诡异的步伐。

    只见瞬间的大月殇背后的引擎发出纯蓝转至纯白的尾焰。

    弧形闪电这一刻再次出现!

    右手持刀柄向外,左手轻托刀锋向内。

    大月殇瞬间而突兀的出现在左侧机甲背后,然后又化作一道弧光穿回右侧机甲身前。

    交错间,大月殇脚下踏起的土浪溅射出数米高。

    折行穿梭。

    弧光、踏前——

    斩!

    沐凡眼中带着漠然与平静,那柄已经化作幻影的长刀月华在身前凝实,然后一个漂亮的刀花旋起后精准的回归刀鞘。

    两道清晰而笔直的切线瞬间呈现于那两台风旅者身上。

    也就在这一刻,大月殇一个后翻飞跃。

    一道如同银练的刀光瞬间斩在大月殇先前站立之地。

    大月殇双臂撑地,身躯这一刻猛然压缩到极致。

    整台机甲的姿态,如同一个压缩到极限的弹簧。

    那个动作……

    古流拳斗术,朝天蹬!

    沐凡的嘴角咧起一个森寒的笑容。

    抬头仰视着那台挥刀悍然斩下的风旅者。

    “落空了?”

    苏木和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

    他现在甚至都没看到……自己最后两名同伴身上被笔直切出的刀痕。

    这台大月殇没有激活月蚀,没有飞行滞空,没有天空突袭与飞月天轮……这台机甲,只是一个陌生人在驾驶。

    然而,现在给他的感觉却仿佛面对一头即将扑杀而至的猛虎。

    那灵敏到极致的动作,与层出不穷的刀术与步伐,让他感觉……

    这台机甲活过来了!

    苏木和眼中闪过一抹凶厉,右手猛地按下一个按键。

    风旅者——长风刃。

    忽的一下那柄砍到地面,切出一道巨大裂隙的长刀,这一刻忽然被灰白色覆盖,并在瞬间诡异的暴涨。

    战斗经验丰富无比的苏木和控制着机甲右手猛地一旋。

    那柄长刀顷刻间翻转,刀锋向上,下一刻就要反抡而去!

    然而这一刻,大月殇的双脚犹如羚羊挂角般,骤然而突兀的蹬踏在风旅者的胸口。

    轰!

    恐怖的双脚蹬踏之下,风旅者胸口的装甲这一刻尽数崩碎。

    极致的速度戛然而止,强烈的惯性与反蹬之力根本过滤不掉。

    驾驶舱中的苏木和猛地撞在控制台上,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然而血雾铺满的光幕中,空无一物。

    大月殇蹬踏过后直接划出一道抛物线落地。

    下一秒,双腿猛地下蹲,双臂撑地,沐凡的目光森然抬起!

    咚。

    一圈烟尘绽放,大月殇双脚踏击之处出现一处肉眼可见的凹陷。

    整台机甲瞬间弹向天空。

    咔的一声。

    大月殇双臂从风旅者后方探出,牢牢锁住双肩。

    两台机甲这时同时滞空,短暂的停留在距离地面不足三十米的半空中。

    然后已经失衡的风旅者,被大月殇锁住强行后仰。

    当上升距离到达顶点时,两台机甲已经全部头部正对地面。

    索格里尔之不可思议猜想——莲花!

    大月殇背后的引擎瞬间开始不对称启动,两台机甲瞬间在空中旋转成一道恐怖的旋风。

    轰然下坠!

    轰!

    浅灰色的机甲头颅撞入松软的泥土,瞬间将土地挤压夯实。

    然而那恐怖的动能叠加势能,却连十分之一的能量都没有释放出去。

    于是这一刻,从头颅开始沿着身躯,裂纹瞬间遍布。

    仅仅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里,风旅者的身躯就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巨力,瞬间崩碎。

    一地凄美的碎片,隐隐拼成一朵莲花的标记。

    那枚驾驶舱已经被强大的压力挤成一个铁饼,而大月殇,则站在这枚“铁饼”上方,站在这朵莲花的中心。

    巍然屹立。

    心中还怀着野心与幻想的苏木和,连同他的机甲,这一刻烟消云散。

    而下一秒,苏木和身边的两台机甲无声无息间……半截躯体轰然落地。

    四相封弩阵中,原本人为制造出的一个困兽场。

    却成了苏木和的葬身之地。

    这一瞬间……

    整个树神谷地。

    无论是远处的炮舰指挥舱内,还是近处的上百台风旅者,还是身后的月夕三女。

    所有人都哑然无声。

    他们震撼而惊惧的看着这一幕。

    那鬼神一般的身影,那暴烈的空坠之姿,那屹立身影周边的遍地残骸……

    “烈、烈阳大公,一定是大公!”

    “大公没有死。”

    人的名,树的影。

    这台大月殇展现出的恐怖水平,让那些普通的机师没理由不会联想。

    现在他们看着这台机甲,心底那曾经的记忆再度浮现出来。

    烈阳·嘉兰诺德,当初就这样驾驶着大月殇,带领他们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烈阳已经死了,再有乱军心者……杀。”

    那神情淡漠的尚雄,这一刻阴沉着目光,冰冷的在语音链中说道。

    “第七师团,结阵,弩杀阵。”

    冰冷的声音中,尚雄有条不紊的安排布置。

    “今天,你们都将是历史的见证者。”

    “这里不是太空,对面只有一台机甲,这是一台不能开启月蚀,不能飞行的大月殇。”

    “看看你们的手中,你们有着风旅弩,现在你们需要做的,仅仅是把弩箭对准那里,射出去。”

    “然后拿起你们的刀,把它砍成碎片。”

    尚雄平淡的声音具有神奇的魔力,这些机师,短短几秒内就被安抚住。

    嗞啦…

    青色的风旅长刀被尚雄缓缓抽出。

    这台唯一的【疾风旅者】走到队伍的最前列,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长刀高高举起,然后笔直的落下。

    “弩杀第一阵,雨杀……射!”

    嗡~

    轻轻的震颤声中。

    每张弩机中都喷吐出数十支箭矢,连成一道白色的直线。

    百台风旅者这一刻竟然营造出了惊人的箭雨!

    “弩杀第二阵,风杀……射!”

    嗡~

    第二批箭矢每张弩机只有一支,尖端团聚着一枚枚气泡状的白雾,挟裹着诡秘的气息袭去。

    “弩杀第三阵,云杀……”

    ……

    铺天盖地的箭雨下方,那台大月殇,孤独而悲壮。

    月夕看到那台月白色的机甲,转身回望了一眼。

    青色的眼神中莫名的令人安心。

    然后,它高高举起那柄被刀鞘包裹的长刀月华。

    重重刺入大地。

    细窄而修长的刀身,又如同一具旗杆,有如一道路标。

    “记住,除非我死……不要出去。”

    沐凡平静的声音在月语号内悄然响起。

    月夕双手一颤。

    “沐凡……”

    在她的视线中。

    大月殇空手转身,看着那漫天箭矢,右手缓缓探向身后。

    那里,有一杆孤零零的长枪。

    “谁能……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