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二十一章 突然感觉心里很紧张啊(第二更)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90分钟后第三更。)

    全息投影的天空结界之下。

    沙黄色街道,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雇佣兵和星空流浪者们,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背后冒起。

    他们发誓这辈子,都忘不了一个面色淡然的青年……在杀人后安静拍照的一幕。

    “黑,信息来源锁定了么?”

    沐凡淡淡自语。

    “已锁定。”黑的话只有简简单单三个字。

    “很好。”

    “继续……”

    低头看了看那血肉模糊散发着淡淡腥臭味的手掌,沐凡五指如鹰爪猛然一震。

    一道血雾瞬间从手中喷出。

    虽然依旧血肉模糊,但是仔细看去却已经没有那曾经被毒素腐蚀的黑色,在这血肉模糊之下,肌肉和皮肤正在炽烈的细胞能量中迅速修复。

    一身染血的破烂佣兵服,沐凡迈开步伐,继续向来时的入口走去。

    枫叶酒吧的状况比稻田酒馆好了不少,仅仅是木门和围栏被撞烂。

    只是里面的人……被刚刚毒王的扩散开来的毒素波及到了。

    不过当沐凡踏入酒吧的瞬间,当视线和陆晴雪交汇后,耳边传来一片闷哼声。

    那些被毒王动手时波及到的客人们,此刻全都昏沉沉的醒了。

    从毒王被沐凡砸到枫叶酒吧屋顶时,这些人就同一时间脱离了昏迷。

    “刚刚做了一个梦,竟然有人抢我女人,Fu-ck,老子要肛了他!”

    一个穿着衬衫都被裂开的强壮金发男人站起来,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那躺在自己脚下抱着自己流口水的黑人兄弟,闭着眼似乎还不愿意从梦里醒来,甚至还心满意足的舔了舔自己的皮鞋。

    “What the Fuc-k!老子现在就肛了你。”这个金发壮汉脸都绿了,猛地蹲下死死掐住那黑人兄弟的脖子。

    ……

    “头好晕……刚刚怎么了?”

    “刚刚谁打我了,站出来!”

    ……

    此起彼伏的低呼声不断响起。

    这些人醒了,酒吧的老板和那些维持秩序的酒保也醒了。

    他们努力回忆起之前的景象,然后这才惊骇的看向酒吧中央。

    然而他们看到的只是一地狼藉……

    只有那名坐在最中央的灰白斗篷人,以及刚刚从破碎大门进入的沐凡。

    那一身血液染透的破佣兵服,让沐凡看上去惨烈无比。

    那名摔在吧台上将额头磕破的酒吧老板,将那用作掩饰的空片眼镜一把摘下摔在地上。

    一脚踩在脚下。

    “我记得,刚刚,就是你在和一个黑斗篷怪人说话,就是你们发生了冲突!”

    “你还算有胆子回来,那个垃圾呢,敢在枫叶酒吧闹事……”

    酒吧老板迅速摆脱了大脑的晕眩,在看清楚场内情形之后,脸色阴沉的可怕。

    而陆晴雪在沐凡进来之后,终于从椅子上起身。

    那双清冷动人的眼睛深处,闪过……难以抑制的波动。

    “你受伤了?”

    陆晴雪的性子清冷,但是面对沐凡时,她第一句问的却是沐凡的手掌,因为在她的视线中,那具手掌血淋淋的异常可怖。

    沐凡眼中的血色开始一点点消退,最终变成了血脉狂暴之前的那种深沉的黑色。

    他笑了笑,“没事。”

    将右手在衣服上抹了一把,那开始愈合的腐烂伤口在陆晴雪面前闪了一下,迅速放下。

    “你看,快好了。”

    陆晴雪轻轻摇摇头,伸出冰肌玉骨的素手,将缠绕在皓腕上的白纱一层层解开。

    然后走到沐凡身前,低头:

    “把手给我。”

    沐凡的右手缩了缩,“真的没……”

    陆晴雪根本没有听完沐凡的话,而是直接握住沐凡的手腕,冰冰凉凉的触感让沐凡向回缩起的手掌一下停顿。

    然后沐凡感觉一阵淡淡的、素雅的雪莲清香萦绕在鼻尖。

    陆晴雪低头专注的在沐凡手掌上缠绕一圈、一圈。

    一枚雪莲子被她捏碎放入这些白纱之中。

    沐凡只感觉淡淡的清凉感从掌心中传出,掌心中灼热的感觉瞬间变得舒适。

    “好了。”

    随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打出,陆晴雪抬起那双清冷的眸子看着沐凡,低声说道。

    沐凡……脸红了一下。

    因为自己好像一直在呆呆的看着陆晴雪。

    沐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正准备找个借口避开这尴尬的气氛,结果肚子咕噜一声……

    那脸色更加奇妙了。

    陆晴雪眼中闪过诧然和一丝丝茫然。

    这是……饿了?

    沐凡的脸瞬间涨的通红。

    “消耗有点大,我先吃个东西。”

    陆晴雪似乎白了沐凡一眼,眼睛中竟然出现了一瞬间的妩媚,看的沐凡一阵失神。

    然后将一枚通红的熔浆果实递给沐凡。

    如果公寓的偷拍王牌李小希在这,一定能将沐凡此刻大呆头鹅的表情生动记录下来,然后将照片甩在沐凡面前,让他自己好好欣赏一下。

    而在不远处,额头还冒着血的酒吧老板,脸色已经阴沉的像那边被痛殴的黑人兄弟看齐了。

    尤其是那灰斗篷明显是个女人。

    竟然TM的在他眼皮底下调情?

    他是个文明人,没错。

    他自诩是绿洲城最优雅的商人。

    但是这一刻,他忍不住了!

    “小子,我问你呢,那个敢在我枫叶酒吧捣乱的垃圾呢,我要把他扒光了挂在钢管上,跳一个月的舞!”

    咯吱……

    沐凡张开的嘴巴停住,就和刚喝完血一样,沐凡目光有些涣散的看了老板一眼,这时才想起来什么。

    木然的指了指外面屋顶的位置。

    “在上面,挂着呢。”

    然后继续咯吱、咯吱的津津有味吃起来。

    “你们,出去,看看,把那个垃圾给我拖回来。”酒吧老板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烦躁的说道。

    两个燕尾服酒保恭敬的走出去。

    熔浆果实澎湃的能量,正在迅速补充沐凡刚刚那瞬间狂暴的巨大消耗。

    而陆晴雪,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仅仅是专注的看着沐凡吃东西的样子。

    而沐凡眼角余光注意到,差点一口咬到手指。

    【突然感觉心里很紧张啊……】

    这就是沐凡同学此刻心理的最真实写照。

    “Oh……泄特。”

    “呕~”

    “噗!”

    突然外面传来两声清晰的呕吐,然后两道人影踉踉跄跄的捂着嘴巴跑回来,眼中带着惊恐。

    一人似乎踩到呕吐物上了,瞬间滑到,然后连滚带爬的冲回来。

    “老、老、老板,屋顶,你快看看……”

    然后双手拼命捂住嘴巴,不让胃里的东西翻涌出来。

    这时,枫叶酒吧里的人都已经基本清醒过来了。

    他们作为“文明”的酒客,此刻正在保持基本的克制,等待酒吧老板的处理结果。

    老板看到自己手下这没用的孬种模样,反感的拍了一下桌子,“闭嘴!”

    然后披上自己那高档的血牛皮衣,如同一只雄赳赳的公鸡挺胸走出酒吧。

    酒客们的视线跟着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