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二十四章 72小时的提醒(第二更)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90分钟后第三更)

    看到乔治先生那警惕的目光,沐凡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不用我多说……你躲避一下,最多……72小时吧。”

    “72小时……如果时间到了呢!?”乔治回味了一下,反映过来沐凡在说的似乎是血牙团!

    他躲起来?

    他躲得过血牙团吗?

    但是这个72小时又是什么意思。

    “或许不用,你只需要听着广播就可以了……对于今天的情况,我很抱歉。”

    说完之后,沐凡的身影彻底消失。

    酒吧如此惨状,终究是和他有关系的。

    但是如果要赔……钱太多了,所以还是趁着现在走吧。

    一脸高深模样的沐凡就这样飘然远遁。

    只留下一脸懵逼中的酒吧老板。

    最后那句话,那个时间点,仅仅是听着就感觉一股凉气从心底浮起。

    那个青年,他到底什么来路……

    突然想起自家酒吧门口顶上挂着的尸体,乔治先生内心一阵反胃。

    那些酒客看到沐凡竟然这样施施然走了之后,终于忍不住。

    “乔治老板,虽然我们都是文明世界的人,但这样做已经严重伤害了我们的感情。”

    “我们在等着你的号召,然后你就让他这么走了!”

    ……

    一群人义愤填膺的看着乔治,枫叶酒吧里的气氛瞬间开始紧张起来。

    只有乔治叹了一口气,扯了扯衣领。

    “你们没看到那个送快递的么,他手里的是核弹引爆器。”

    众人:“……”

    场内一下冷静了。

    “乔治,愿星辰的光辉与你同在。”

    “乔治,三天之后,我会再来的,保重。”

    “你是个好人,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

    这些人纷纷友善的对着乔治打招呼,然后依次走过来,拥抱,亲吻面颊……

    仿佛老友的分别,充满依依不舍。

    那些酒保瞬间明白了自家老板这么做的苦衷,眼中充满了敬佩。

    “老板,现在怎么办?”

    乔治先生看着顷刻间便空荡荡的枫叶酒吧,眼中闪过一抹赌徒般的孤注一掷神采。

    “把查克斯扛起来,门口的尸体清理一下。”

    “封闭酒吧,挂上停业装修的牌子。”

    “稍后我会预支兄弟们一周的薪水,72小时之后,等我的消息。”

    “然后现在……”

    乔治的声音安定,双臂张开:“发挥你们那鼹鼠一样的逃命能力吧。”

    一众酒保同时站定,然后轰然说道:“遵命,老板!”

    二十多名酒保同时将外套脱掉,露出里面五颜六色的衬衣。

    然后这些人同时将墨镜、霰发枪扔掉,不知从哪里取出一件件破烂的外套后……

    一支毫无破绽的拾荒队伍瞬间出现在乔治面前。

    就连昏迷中的查克斯都被换了一身打着补丁的病号服。

    十秒后,整个酒吧空空荡荡。

    就仿佛这些人从来都没出现过在这里一样。

    乔治自言自语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酒吧里。

    “正面,相信这个小子。反面,出卖他。”

    一枚印着首都星图案的百元硬币被他随手抛起。

    灯光下,那枚硬币的轨迹清晰而闪耀。

    叮。

    硬币撞击到地板上。

    骨碌碌……

    终于在滚到他脚下的时候停住。

    一个鲜明的数字“100”闪耀着光泽。

    “都是命。”

    乔治撇撇嘴,耸耸肩后,一脚踩在硬币上,整个人坦然走出酒吧。

    身后,一道能量罩瞬间笼罩枫叶酒吧。

    从始至终,这名总是习惯以文明优雅服人的老板,都没再看那枫叶标记一眼。

    人生不是始终在赌么?

    如果他赌赢了,那么枫叶酒吧,将来可是会变得异常火爆。

    绿洲城里,将不会有第二间如此荣耀的酒吧。

    如果赌输了……

    那就跪下求饶。

    至于求饶的结果能不能活……

    “死就死了呗。”

    随手掏出火机点上一支烟,也就在这时一个流浪汉不小心撞了他一下,慌忙说对不起连连错身鞠躬道歉。

    不过在酒吧里始终谨慎“文明”的乔治,脸上闪过一丝阴鸷的笑容,他一把提起这个流浪汉的衣领拽到自己面前。

    将那支香烟直接烫在对方的额头,一阵焦糊味道中,那忍受不住的痛呼传出。

    “文明人还真是装的累,你是新来的吧,把老子的钱包老老实实放下,跪下,磕100个头,我饶了你。”

    坦然的碾动那支香烟,任由对方痛哭,乔治面上没有半点紧张。

    不在枫叶酒吧,他就不用再戴着那个累人的面具了。

    现在,他仅仅是个孤注一掷的赌徒。

    ……

    沐凡和陆晴雪两人并肩而行。

    在他身后,满脸肃穆的壮汉亦步亦趋的跟随,而且全程沉默。

    终于,走了十分钟之后,沐凡感觉气氛有些诡异,停下转身。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恩奇·强森!你可以喊我强森!”那夹克男楞了一下,立刻答道。

    “强森先生……现在雇佣已经结束,你不用跟着我们了。”

    沐凡比了一下两人走过的这条道路。

    这人怎么说也是星河运邦的快递员,而且刚刚那种尽职尽责的态度他全看在眼里,还是非常尊重的。

    但是,这么一路跟随,总是让沐凡心理各种不自在。

    “哦,可是……我的飞船就在前面的出口外面啊。”

    强森先生声音中颇有些无辜。

    “……”

    沐凡的脸色很淡定,他扬了扬那只被白纱包裹的右手。

    “哦,那我们继续走吧。”

    灰白色的斗篷下,陆晴雪的眼中有些笑意。

    ……

    ……

    绿洲城深处,丘陵下的那艘飞船里。

    周身遍布木须的……木人圣,正目光狂热的将一些植物提取液注入身体之内。

    然后那苍老如褶皮的肌肤上闪过一道道浅绿色、深黄色的光泽。

    最后面部皮肤缓缓恢复呈现一种年轻状态的光泽。

    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名被木藤固定在墙壁上的少女,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那罪恶的背影。

    棕色的头发此刻不再柔顺,而是散落在肩膀上,那尖尖的耳朵正在轻轻的颤动。

    那是她在强行压住来自身体的痛楚。

    这个抓她过来的恶魔,只要心情不好了就会反手一藤条抽来。

    这种待遇,如同虐待猪狗。

    “自然的作用,就是让人类去压榨,然后延续自身的生命。你看,用这么多植物的提取出的药剂,足够让我具备植物一般的特性,那就是拥有悠久的生命……”

    “在某种意义上,我才是自然意志的化身。怎么样,我是不是比那虚无缥缈的木神要真实的多?”

    木人圣转过身,面容如同一名三十岁出头的青年。

    如果不是那周身飞舞的木须以及眼中的邪恶阴鸷,一定会认为这是某位气质出众的贵族公子。

    “丑陋的灵魂!”

    “令人作呕的人皮。”

    少女的目光中带着憎恶和不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