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二十七章 夜鬼来袭(第二更)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压抑的低吼中,两个夜猎人兴奋而残忍的目光中。

    一道身材最为魁梧的身影刚刚从大叶蒲后走出,一颗螺旋花纹的子弹瞬间击穿他的脑袋。

    整个脑袋连带着脖颈,直接炸成残渣。

    连半个字都没说出,这具魁梧身影砰然倒地。

    身后两名个子矮小的身影,瞬间吓得呆立原地。

    又一声枪响,最后一名身影静止着……半截身子被打烂。

    这时,中间那个人如梦初醒,想要逃跑,但是那巨大的恐惧直接吓得他双腿都软了。

    想走却根本迈不动腿。

    他仅仅是一名商人,仅仅是在竞争对手打击之下想要带着家当逃离的商人。

    现在他哭喊着坐在那冰凉的吗丛林泥地中,向着四周大声求饶。

    “啧啧……”

    目光狡诈的“晨子”仅仅是嗤笑了一声,然后手中的狙击目镜十字准心套在对方的头颅上。

    “很好,对方静止不动,你是又想要一枪爆掉心脏吗?子弹贯穿心脏,那被心肌压缩的血液瞬间炸成烟花,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哈哈哈,王晨,你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将来绿洲城的地下黑枪里你绝对能排进前三。”

    迷彩男人仿佛看到了数之不尽的金钱和美女向自己涌来。

    对于天生的杀手来说,这里就是天堂。

    迷彩男人举着精良的辅助目镜正在缓缓的调整刻度,嘴里轻声呢喃:“刻度下调0.7,湿度矫正……”

    就在这静谧而血腥的夜晚,在这片树冠中,一只苍白的手掌轻轻握住迷彩服手中的目镜,然后轻轻提起。

    手中一空,迷彩服的脸上瞬间写满愕然!

    “湿度矫正多少?数字呢?”

    “嗯?”眼神狡诈的晨子不满冷哼一声。

    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唔……看的还真是清楚呢!”阴鸷的声音突兀的从头顶传来,晨子猛地抬头。

    一道黑色的披风在诡夜中无声的舞动,一道人影正安静的站在他头顶的枝桠上,苍白的右手将目镜放在眼前,正好奇的看着远方。

    “不错,看的还真是清楚……”

    夜鬼很是满意的说道。

    这时,迷彩服才反应过来!

    心中一片冰冷和隐怒,他作为观察手,竟然被人无声无息站在了身后。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而且对方还无所谓的抢过了他吃饭的家伙。

    “你是、什么人!”

    迷彩服声音压抑,目光不善。

    “没让你说话的时候……就闭嘴。”夜鬼从始至终都没用放下目镜,他似乎看到了两道身影,于是他心情颇好的回应了一句。

    迷彩服的眼光轻轻和晨子交汇。

    后者眼睛眯起,右手悄然握紧高斯狙击枪的扳机,然后猛地枪口翻转!

    修长的狙击枪这一刻在他手中直接活了过来。

    王晨,这名阴险狡诈的年轻夜猎手,无声无息间对着夜鬼发起了死亡攻击。

    极速的旋转中,王晨有着近乎100%的把握在对方放下目镜的时候将他的身子打烂!

    迷彩服的眼中闪出精光,他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竟然有人阴他们哥俩,真是找死。

    然而夜空中无声无息……一道火星噌的闪出。

    另外一只垂着的苍白手掌不知道何时搭在枪管上,并且一闪而过……

    咔的清脆的扳机声响起。

    却没有任何子弹发出。

    半截枪身整齐的从树上滑落。

    晨子眼中的狡诈光芒这一刻,尽数化作惊骇以及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他竟然都没看到怎么回事,就感觉手中一空。

    “怎么不可能?”夜鬼低下头,看向晨子。

    那骨骼与肌肉遍布的丑陋脸孔瞬间呈现在年轻人面前。

    夜鬼森然一笑,面孔却是无比骇人。

    “本来你能活的。”

    身影瞬间从迷彩服身后消失,一只苍白的手掌悄然扣在年轻人的头顶,用力一握。

    砰的一声……

    粘稠的脑浆与破碎的骨骼崩飞。

    迷彩服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遍体生寒……

    “你、他、妈杀了晨子!?”

    站在王晨尸体上的夜鬼淡淡瞄了迷彩服一眼,“吵闹。”

    黑色披风挥起、落下。

    迷彩服整个人仿佛被钢刷刮了一遍,背部露出了渗人白骨,他的上身保持着一个挺立的姿态,左手中还抓着半截手枪,却是再也没有了呼吸。

    一分钟前,两人还在憧憬着称霸绿洲城地下黑枪榜的美好前景。

    一分钟后,死无全尸。

    两具尸体,依然停留在粗壮的树枝上,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秃鹫会降下来美美的饱餐一顿。

    夜鬼丝毫没有在意那些血腥味,只是用带血的手掌握着目镜,看向远方。

    “真是……好巧呢。”

    阴鸷的笑声轻轻隐匿于空气,黑影消失不见。

    只留下那名茫然逃过死亡狙杀的商人。

    他,竟然活下来了?

    ……

    当远处第一声枪响出现后,沐凡和陆晴雪正在一脚深一脚前的行走在密林之中。

    晚上冷冽的寒风吹入沐凡的脖颈之中,然后被蒸腾的吹起冲散。

    砰的一声……

    也就是晨子击杀第一名保镖的时候。

    两人的脚步同时站住,眼神对视。

    “果然不太平。”

    沐凡右手缓缓从身侧抽出那根暗金短棍,同时低头看了一眼这具合金箱。

    而陆晴雪则将罩在头顶的斗篷摘下,在这寂夜中露出那一头青丝。

    口鼻依然在纱巾包裹中没有露出,但这一刻的陆晴雪,那种女武神的气度已然彰显无疑。

    砰!

    又是一声……

    两人再度迈开步伐,只是步伐间谨慎了许多。

    沐凡的眼神中,这一刻有深沉的血色闪过。

    整个丛林的暗处……在他眼中,分毫毕现。

    天生而卓然的夜视能力!

    咯吱、咯吱……

    轻轻的步伐中,沐凡两人终于从侧面接近这处密林。

    他们的步伐无声无息,所以在他们看清那名呆傻的幸存商人时,对方还没发现沐凡两人。

    沐凡仔细感知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而陆晴雪如画般的眉目中闪过一丝疑惑,虽然她同样没有觉察到异常,但是已经步入剑心通明境界的她,那柄剑鞘中的砌雪剑,此刻似乎在轻轻的颤动。

    剑护主……

    陆晴雪清冷的眼神放平,闭目,整个人瞬间进入精神感知的视界中。

    这时,那名似乎已经呆傻的商人,茫然的将眼睛抬起,茫然的与沐凡对视正着……

    而后眼睛瞬间瞪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