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三十四章 倔强而任性的女孩(第三更)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整个二楼的客人,这一刻全部惊恐的站起!

    因为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那五名看似凶悍无比的雄壮男人,竟然在进攻的过程中就被冻成冰雕。

    突兀,且毫无征兆。

    那名蓝发的青年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看上去优雅无比。

    但是此刻他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了那些围观者一眼。

    众人心底无不泛起一丝寒气。

    他们在这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冰冷的死寂。

    【不能惹。】

    这是所有人同一瞬间的想法。

    于是这些围观者顷刻间退的干干净净。

    只剩下那边吓得瑟瑟发抖的服务生。

    他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雇佣兵,在这里团队停靠的瞬间赚点外快顺便打听一下情报。

    哪知道会见到这种绝世狠人。

    “再上一壶茶。”

    冰冷的声音中,这蓝发青年坐回原位。

    目光好整以暇的看向远方。

    远方只是黑夜……

    在灯火通明的楼宇里,他从玻璃幕墙上看到的仅仅是自己的倒影。

    “如此深沉的黑暗……夜鬼,今晚的杀戮一定很愉快吧。”

    “明天,我请你喝酒。”

    这名青年自言自语中,端起那重新呈上来的茶杯,将滚烫的开水一饮而尽。

    只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他不知道,别人更不知道,只有一名苟延残喘的商人见证了那超越想象的一幕。

    夜鬼,恐怕永远都等不到了。

    这个黑夜,如此漫长。

    ……

    “他的手爪并没有淬毒,只是这只手爪似乎经历过太多的杀戮,它撕裂的伤口短时间内难以愈合,我并无大碍。”

    跃动的火光照耀着山洞。

    两人的影子投射在崎岖不平的岩壁上。

    陆晴雪清冷的声音响起,只是难免能听到其中的虚弱。

    沐凡沉默的坐在火堆另一侧。

    陆晴雪硬撑着又走了接近40分钟,两人才寻到这样一处还算干燥的山洞。

    气势说山洞,不如说是巨木倒塌时落土形成的缝隙。

    久而久之就成了用来暂避风寒的山洞。

    就在之前,陆晴雪手中砌雪剑掉落的时候,沐凡才发现,原来学姐身上那细密的伤痕……竟然比先前看到的还要多出一倍!

    只不过都被陆晴雪强行利用某种特殊的能力暂时冻结住伤口。

    从始至终,陆晴雪都没让沐凡多分出半点心思。

    而战斗结束时,体力不足的弱点终于暴露。

    陆晴雪瞬间进入了虚弱状态。

    “你让我看看伤口。”沐凡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容拒绝的语调。

    陆晴雪原本那清冷的脸上,目光中同样不肯退让分毫。

    她坚决的摇摇头,“不用,补充体力后就好。”

    同时那只染血的右臂轻轻向后缩了缩。

    沐凡心中轻轻一颤。

    很明显,陆晴雪并不想让沐凡看到她受的伤口,最直接的还是不想让沐凡因为她的伤势而分心!

    但是很显然,陆晴雪那一身伤痕,尤其是背后那交叉斩击过后的爪痕,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绝对不是什么能够短期内自愈的。

    “你需要上药。”

    “无需。”陆晴雪捏碎了几枚雪莲子洒在自己的那些破碎的衣袖上。

    淡淡的清香想要压制住那浅浅的血腥味道,却终究无法彻底掩盖。

    陆晴雪看着沐凡,认真的反问道:“为什么你不上药!刚刚的情况,你受的伤要远超于我。”

    沐凡突然感觉眼前这认真的学姐有点执着的可爱。

    他索性将自己怀中那一小兜白氏药剂取出。

    然后将自己的衣袖撩开,那些伤痕虽然密密麻麻,但是却没有丝毫血迹渗出,反而几乎都已经结痂。

    这应当是已经恢复一天的伤口状态!

    “我体质比较特殊,对于我来说,多吃一个熔浆果实远比用这些药效果来得直接。”

    “这是生物与药剂协会的高级药植师留给我的特效药,对伤口恢复有着惊人的效果!现在,你比我更需要它!”

    “如果你不上药,接下来的路还怎么走。”

    沐凡突然感觉这似乎是自己话最多的时候。

    本来他就不善言谈,但是陆学姐的话更少,所以当单独面对陆晴雪时,自己反而成了话多的那一个。

    更何况,此刻的陆晴雪似乎耍起了小性子一般,就是任性不肯上药。

    看着那双倔强沉默的清冷眼眸,沐凡脑海中突然闪过陆晴雪当时并肩战斗时说过的那句话……

    “能与你并肩,虽死无憾。”

    他的大脑中闪过一道亮光,立刻开口:“来之前不是说好,一起去面对血牙团的么!”

    “现在,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这句话说出后,陆晴雪面容上的抗拒似乎瞬间减轻不少。

    她看了一眼沐凡,轻轻侧了侧身,避开背部的伤口靠在岩壁上。

    然后自己左手衣袖挽起。

    三道清晰的血痕呈现!

    带着淡淡透明的粉色血液明显异于常人,也让这伤口的纹理显现的更加清晰。

    这种伤痕放到那玉藕一般的手臂上,就仿佛无暇的艺术品遍布裂痕,令人心痛。

    沐凡的眼神有些发冷。

    “上臂呢,还有。”

    陆晴雪低头看着火堆,默默将左臂的作战衣袖褪掉。

    美的惊心动魄的玉臂是上,却是血痕斑斑……

    沐凡的手掌猛地捏紧。

    天知道为了自己争取穿戴龙骑的时间里,陆晴雪受了多少爪击。

    “上药吧,白氏药剂能让伤口快速愈合,而且……不留疤痕。”沐凡这次的声音柔和了许多,声音也平静下来。

    “……嗯。”陆晴雪终于应声,默默将那支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伸出。

    沐凡敲碎了那被水晶试管保存的药剂滴口。

    然后在噼啪的火焰爆响声中,将第一支药剂细致无误的涂抹在陆晴雪的伤口上。

    离得近了,沐凡越发能看清楚那如同牛奶一般细腻的肌肤,那如同冰雪一般晶莹剔透的色泽。

    真的懂得了什么叫做冰肌玉骨。

    他将目光迅速移到伤口上。

    当药物涂抹到伤口时,可以肉眼可见的看到那些伤痕边缘的红肿开始消退,沐凡终于松了一口气。

    曾经,沐凡为了保护陆晴雪,背部被火鞭灼伤,佳人给他细致涂抹药膏。

    而现在,陆晴雪为了护住沐凡,周身遍布爪痕,轮到沐凡为陆晴雪上药。

    “右臂……”

    陆晴雪乖乖的将右臂褪出。

    现在那件雪白的作战服,仅仅披在后背,不过此刻也已经被染成了淡淡的粉色。

    沐凡一边给陆晴雪涂抹右臂的伤口,看到那粉色的衣袖色泽后一边问道:“你们族人的鲜血都是这种颜色么?”

    “嗯。”轻轻的声音答道,距离很近,沐凡能够感到清冷的学姐吐气如兰。

    “好了……”沐凡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在给陆晴雪上完超过二十五处的伤药后,他的眼睛落到后背那交叉中断的X型伤痕时,突然一愣。

    “你背后的伤口……”

    沐凡下意识的就要将握着药剂的手掌探过去。

    但是,就在这一刻,沐凡突然发现一直很安静让他上药的陆学姐,身躯突然轻轻一颤,头压低了一些错开沐凡的目光。

    沐凡一愣,然后瞬间反应过来,脸色涨得通红。

    “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忘记了、我没注意到,我……”

    青年那结结巴巴的声音在山洞中响起,这一刻手足无措。

    陆晴雪将头侧过去,并没有看向沐凡,她那双清冷的眸子注视着山洞中带来温暖的火堆。

    火光映红了她那白皙的脸颊。

    陆晴雪忽然将身子彻底背对沐凡,那清冷的声音传来。

    “麻烦你了。”

    披在背上的作战服这一刻……

    悄然滑落。

    令人窒息的绝美曲线……

    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沐凡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