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会把你捏成一个球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陆晴雪那双清冷的眸子抬起,直直望向沐凡,传出一道安心的目光。

    她的右手不知何时突然旋转,剑锋直直向上。

    陆晴雪左手三指并拢,突然弹在砌雪剑鞘之上。

    嗡的一声异响突然在黑暗中乍起。

    陆晴雪背后一头青丝瞬间浮起。

    下一刻,一道凛冽的剑光斜着从她身前掠出,划过弧光背向身后。

    黑夜之中仿佛闪过一道白色闪电。

    噗的一声剑锋切开物体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凄厉的痛嚎声响起。

    一道细细的、浅绿色的血液突然溅射在空气中。

    陆晴雪的身影如同不食人间烟火般轻灵向前轻移五步。

    两截手掌长的木刺散落两侧,骨碌碌滚落在地面。

    那切入空气中消失不见的砌雪剑重新出现于陆晴雪面前。

    剑锋划过空气,轻轻吹起衣袂。

    收剑、归鞘。

    陆晴雪转身,看到是那一道在原地发疯似的身影。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

    那双曾经透出残虐目光的褐黄眼珠此刻被一道深深的剑痕横斩……抹掉。

    汩汩的浅绿色血液从那道剑痕中流出。

    木人圣的双目……竟是被始终站在身后不发一言的陆晴雪一剑斩去!

    “你怎么知道的!这、不可能。”

    “你还是人类,所以你会有体温。”陆晴雪清冷的答道。

    答案就这么简单。

    对于凭借剑术便臻至武力巅峰的女武神来说,这种舍弃超自然能力而是将本体显现在她周身三米以内的行为,简直愚蠢之极。

    半蹲于树冠上的沐凡咧嘴笑起,对着那清冷俏丽的容颜竖起大拇指。

    陆晴雪看到沐凡的动作,嘴角轻轻抿起一丝弧度。

    “你们激怒我了……”

    木人圣双手撑地跪着,任由眼中那止不住的血液低落。

    这一刻他背上所有的藤蔓猛然间崩飞。

    整个人就这样在一阵木枝噼啪的爆响中,他的身躯分裂成无数蠕动的藤条骤然回转覆盖到身后的那棵大树上。

    也就在这一刻,那棵高约二十米左右的黑领木周身树皮瞬间卷起暴突,斜伸至天空的枝干开始完全拧转。

    一个隐约的人类轮廓开始显现,这棵树竟然……真正活了过来。

    陆晴雪这一刻长发飞舞,将砌雪剑锋锐的剑尖点在地面,一道细密如鳞般的冰屑瞬间遍布长剑。

    眼神如箭,修长的双腿一个交错步伐间,竟是要高高迎着这巨大化的“树人”冲去。

    但是,她不知道就在这一刻丛林之后的山脚下,那艘被树藤固定的飞船甲板上,突然露出一个漆黑的炮口。

    黑洞洞的炮口中闪过一道水银般的金属光泽。

    轰!

    没有火光,但是炮口剧烈一震,一颗体型庞大的“炮弹”猛然冲出,直直射向丛林。

    在这枚“炮弹”前方,所有树干尽数崩碎。

    ……

    沐凡太阳穴的血管这一刻突然猛烈跳动。

    他单手撑住的树干传来一丝轻微的震动,心中警兆大起。

    心脏瞬间挤压至四分之一大小,然后勃然扩张,心跳瞬间飙升至每分钟500次。

    竟是瞬间进入了恩赐解脱的状态。

    也就在这一刻,他终于感觉到四周气流、动作变缓。

    沐凡只看到视野边缘一道庞大的黑影带着覆灭万物的气息向着陆晴雪……闪电般撞去。

    陆晴雪这一刻也同样觉察到了异样,手中长剑猛然反转倒提身前。

    一个姿势极其标准优美的守御姿态呈现。

    因为那枚从天而降的“炮弹”体积太过庞大,笼罩的范围也太过于巨大。

    那边已经被斩瞎双目的木人圣,哪怕变为“树人”都无法再恢复他的视力,所以现在他仅仅是在疯狂咆哮,凭借着这密林中所有植物来作为延伸的感知准备进行攻击。

    他根本不知道那即将砸向陆晴雪的黑影,当他感受到自己的枝叶被猛然撞断时才觉察到这异常。

    那枚“炮弹”下一秒即将砸中陆晴雪时,有一道人影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以近乎瞬移般的速度在密林中拖拽出一道长长的残影。

    沐凡先前所站的树冠再度炸裂,而人却早已消失于原地。

    “炮弹”在距离陆晴雪还有不足三米的时候,那道人影悍然在陆晴雪身前凝实。

    然后双臂交叠在身前。

    手臂上的肌肉这一刻狂暴坟起,双臂重重撞在一起呈十字向前一顶。幽能叠加恩赐解脱状态下的……六式·钢铁,正式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六式——钢铁十字盾!

    “走!”

    轰!

    这一刻在密林中竟然仿佛出现了钢铁撞击之声。

    沐凡的身体重重震颤一下,双脚竟是尽数没入泥土之中,然后被强行轰退狠狠撞向陆晴雪。

    砌雪剑瞬间归鞘,陆晴雪并没有躲开,而是那两只柔弱无骨的白皙手掌一个后蓄力用力抵在沐凡身后。

    那股过滤不掉的巨力瞬间涌入陆晴雪体内,那俏丽清冷的容颜上闷哼一声,嘴角一丝浅粉色的血液渗出。

    但是陆晴雪却死死咬住嘴唇,依旧不闪不避,用尽她最大的力量去帮助沐凡卸掉力量。

    两人一同后撤了超过十米才终于停下。

    沐凡的十字臂交叉中心,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凹陷,只不过在缓缓的恢复。

    刚刚那一瞬间的恐怖撞击,沐凡真的觉得自己似乎是在用肉身抗住炮弹。

    如果不是幽能激发的六式状态,沐凡可以肯定现在自己浑身恐怕都被撞成肉泥了。

    他的双眼蒸腾着血色的煞意,他盯着前方那……缓缓站起的身影,对着身后冷声吼道:“为什么不躲开!”

    这是两人认识以来,沐凡第一次对陆晴雪用如此强烈的语气说话。

    但是罕见的陆晴雪脸上并没有半点不满,而是用左手背轻轻擦拭掉嘴角的鲜血,脸色认真而倔强的别过头。

    “不躲。”

    她不肯多说一个字,刚刚分明是沐凡在为她承受撞击。

    那狂暴的动能如果让沐凡尽数承受,她是决然不会同意的。

    “呵呵,竟然能够用身体承受,这让我很惊喜。你也是变种人?”

    一道犹如金属摩擦的磁性嗓音响起。

    在斑驳的光影中,一道身高接近两米,体型足以和沐凡见过的阮雄峰媲美,留着一头寸发的强壮身影缓缓站起。

    而最为独特的,就是他那浑身上下,从发丝到手指……无处不在的银色金属光泽。

    “铁人……我看不见了,帮我……砸烂这两个贱人!”

    在金属男人的身后,那尊巨大的“树人”体内,发出沙哑的声音,那声音咬牙切齿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这就是你让我放心的结果?简直废物。”

    金属男人转头撇了一眼身后那高达二十米的“树人”,声音却冷漠而不屑。

    说完之后,这名金属男人看向沐凡,右手侧伸,流动的液态金属在掌心开始凝结成一条锁链,长长的垂在地上。

    “闹剧该收场了,我会把你捏成一个骨球,然后送回本部。”

    金属男人看着沐凡,那种语气,仅仅在阐述一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