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四十九章 可惜你蹦出来了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话音落下,金属男人将右手猛地扬起,重重落下。

    那条手腕粗细的铁链瞬间蔓延出近二十米的高度,绷的笔直,犹如一柄黑色的长刀带着狂暴的气势狠狠斩落。

    沐凡眉毛猛然一挑,双手架着暗金短棍,反手暴烈掠出。

    仅仅不到1.5米的短棍迎着那超长的铁链重重一挡。

    咣的一声,火花瞬间在沐凡身前炸开。

    沐凡的身体向下重重一陷,脚踝已经彻底没入泥土之中。

    这一击劈砸拥有超乎想象的巨力。

    但是处于六式·钢铁状态的沐凡依然强行屏蔽掉了所有的痛感,凭借那恐怖的身躯生生承受了这一记重击。

    在他身后,陆晴雪眼角跳动了一下。

    因为就在刚刚,她清楚的看到沐凡在接住攻击的那一瞬……身上蒸腾的汗液瞬间震成雾气,脚下传来的巨大震感让她清楚的明白这次遇到敌人的强大。

    而在沐凡身后无数藤蔓开始疯狂的从地面钻出,瞬间结成一个遍布荆棘的墙壁,将两人死死困在里面。

    已经彻“树人”化的木人圣,这一刻双手按在大地。

    那变得沙哑的声音瓮声响起:“铁人,这片空间我为你彻底禁锢住,我要你把这该死的两人砸烂,砸成一团肉泥!”

    铁人面无表情,仅仅是看着前方冷哼一声:“还算你有点作用。”

    右手一扯,那二十米的铁链瞬间消融缩回。

    这魁梧的金属男人猛地从原地弹起,右拳在空中高高举起,拳锋处液态金属汩汩涌动,顷刻间一枚放大了近乎十倍的金属铁拳在空中呈现。

    这沉重的金属身躯,完全没有因为质量而影响速度。

    陆晴雪背后密集而粗壮的荆棘狠狠抽下,那轻灵的步伐瞬间踏起,她的眼中此刻一片冰冷,手中覆满冰霜的砌雪长剑在空中连续闪过三道漩涡,将那些活过来的荆棘瞬间搅碎。

    “不用向后看,背后交给我!”

    这是陆晴雪留给沐凡的唯一一句话。

    单膝点地,再度借力,陆晴雪这一刻宛如在刀尖起舞的神女,动作轻灵不食人间烟火,却带着水银泻地一般的杀机。

    剑术——冰月三连斩!

    瞬间那已经彻底从斗篷中脱出的雪白色身影揉身欺入荆棘海,已经幻化近乎消失的砌雪剑似乎在空中瞬间一分为九,黑暗中宛如九朵雪白色的莲花绽放。

    密剑术——莲怒!

    那道空灵的身影从剑影中凝实,落地平挽剑,在她周围一圈、一圈……竟然出现了接连九个同心圆似的荆棘碎屑。

    “好!”

    感受到身后骤然减少的压力以及那离开的身影,沐凡平静的说出一个字,双手再度交叠于身前。

    全身处于钢铁状态下的沐凡,看着那直径接近一米的恐怖金属重拳,眼神中带着无可抑制的冰冷。

    那涌动的红色眼神漠然而狂暴。

    “想砸烂我……那就来……”

    沐凡的右手丝毫没有在意之前被撞出的那巨大凹陷,而是提起那尚未激活的曲光镰刃。

    犹如一头死战不退的狼王,在这最后一刻高高跃起,手中暗金短棍反手在空中撩起,带出三道幻影,狠狠迎向那枚超重铁拳。

    轰!

    肉眼可见一道音浪在空中炸开。

    两道身影一触既分。

    铁人那沉重的身躯生生在空中停下,一拳仿佛砸到了某堵厚重的钢铁城墙,璀璨的火花在面前炸开。

    但是在他身前,沐凡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撞回!

    他的后背瞬间从陆晴雪身边飞过,直着撞穿了那高达十多米的荆棘海洋,狠狠没入一棵巨木树干。

    恐怖的动能只让人听到一声清晰的“咔嚓”声,然后那棵巨木应声而断!

    无数密密的绿色落叶顷刻间化作暴雨将沐凡掩埋。

    “你的全力得到我的认同,可惜你今天面对的是我。”

    “八阶变种人……血牙团副团长,铁人……阿克蒙德!”

    金属摩擦的声音中透着强大也冷静到极致的自信。

    “下面,该你了,舞剑的小姑娘。”

    铁人落地,眼神望向在那里再次卷起一阵剑风暴的陆晴雪,右手那枚重拳高高举起,直直砸入大地。

    轰!

    一道狂爆的土浪直接在铁人身前炸开,碎土断木夹杂在冲击波中,瞬间轰至陆晴雪脚下。

    身子迅捷跃起,剑尖点地借力,但是那冲力太过狂暴。

    陆晴雪这一刻犹如惊涛中摇摆的一叶扁舟,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去。

    她那清冷俏丽的面容上依旧没有一丝惊慌。

    这名雪族的女孩拥有着常人根本无法企及的强大意志。

    她在空中倒飞时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目光看向沐凡没入的那一片绿色海洋。

    只是她又不能出声,因为她不允许沐凡在战斗时因为自己分心。

    即便下一秒她的后背将和那片锋锐的荆棘海洋相撞。

    但是也就在这一秒钟!

    嗡……

    整片密林中的气流似乎都瞬间一顿,沐凡所落之地那纷纷扬扬的树叶瞬间停滞,一圈浅浅的冲击波轻轻的……在地表扩散开来。

    一道人影瞬间从里面冲出!

    直直钻透那密集的荆棘海洋,精准的出现在那道雪白身影的身后。

    这一瞬间的速度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陆晴雪那双清冷动人的眼眸中浮出诧异,然后化为安心,绷直的身体终于放松。

    一双宽大温暖的双手出现在她背后。

    她倒飞的身躯被那双手接下,整个人撞到另一具身体的怀里。

    她终于落地,而且是毫发无伤的落地。

    那种熟悉的安全感。

    陆晴雪转过头,看到了那双血红、冰冷,对于她来说却无比……温暖的眼眸。

    沐凡的后背直接陷在那荆棘海洋之中。

    无数尖刺刺穿了外套,沐凡的整片后背木密集的血珠渗出。

    但是他的眉头没有跳动半分。

    而是抱住眼前那道清丽瘦削的身影,一脚蹬地,两人瞬间弹离荆棘丛林。

    轻轻松开那带着清幽体香的如玉双肩。

    沐凡与回望过来的陆晴雪对视一眼,两人之间没有一句话,陆晴雪仅仅是默契的点点头,轻撤一步,示意沐凡安心。

    “有什么本事……对我来。”

    沐凡眼中的血色这一刻突兀的开始消退,重新露出那黑亮的瞳孔。

    他的气息从之前如同岩浆喷发的火山开始向着森冷万丈的冰川转变。

    他的声音平淡而漠然。

    “本来想活撕了那个丑陋的树人……”

    沐凡拧了拧脖子,将右手探入身侧那撕裂的布囊,抓出一枚映出蓝色光辉的跃动……心脏。

    “可惜你蹦出来了。”

    浅蓝的光辉将沐凡双目映成蓝色。

    他淡然的看向前方,随手将那枚“心脏”按入胸膛。

    荆棘与树冠笼罩的密林中,阴暗不见阳光。

    沐凡胸前的蓝色光华这一刻于全身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