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五十章 绝望?呵呵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哗哗啦啦……

    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沐凡身后响起。

    然后在铁人阿克蒙德的目光中,无数密集的玉白色骨片透过交错的荆棘,从沐凡先前坠落的区域直直飞来。

    然后一片片贴在附着在沐凡的身躯上。

    从脖颈到手掌,从肩膀蔓延到双脚。

    看似可笑的的骨骼贴片呈现在这片密林中。

    然而当那湛蓝如水的光泽覆盖全身后,这些骨片仿佛活过来一般瞬间开始生长、连接,颜色也从玉白转化为暗金。

    在沐凡脑后,六股能量辫交错出短短一截后停止。

    那暗金色的面甲让他仅露双眼。

    当淡蓝色的光辉散尽,那双冰蓝色的瞳孔看过来时。

    一股死寂却强悍到极点的气息这一瞬间绽放。

    “这是……冰蛇死时碰到的那具装甲!”

    铁人那泛着水银光泽的眼中终于出现一丝变化,但是很快眼神变成一种兴奋,可以看到眼角那些金属在跳动的光泽。

    “终于让我提起兴趣了。”

    “可惜你根本不知道八阶变种人是什么概念。”

    金属化的男人自言自语中,随意看向旁边一块高两米的巨石,右手随意探入,和抓进一块豆腐没什么区别。

    然后右臂向上一抬,那块巨石竟然被生生拔出。

    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右手猛然向前一掷!

    超过2吨重的巨石这一刻在空中拉出一道残影轰然砸向沐凡。

    而沐凡眨了眨眼睛。

    面甲下那淡漠的声音传出:“你也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什么概念。”

    暗金短棍在他的掌心中轻轻旋转。

    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两道湛蓝色的弧形光刃猛然从短棍尖端弹出!

    原本平淡无奇的短棍这一刻化作这世间最为凶残的单兵武器——曲光镰刃!

    并且在刹那间旋转成一个光轮。

    沐凡一脚迈开,脑后那被截断的能量发辫轻轻扬起,当他一步迈出时。

    整个人瞬间……

    消失!

    但是,在陆晴雪面前,一道被无形之力分开的笔直通道,瞬间直贯半空。

    轰的一声炸响。

    那枚狂暴飞来的巨石在沐凡身前不足五米的半空,凌空炸碎。

    一道淡蓝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复又消失!

    铁人的左眼瞳孔瞬间一缩,因为在他的视野中,左侧的空气已经扭曲变形。

    那是一枚半透明的越来越大的拳头,即将砸到他的面部。

    但是铁人脸上露出一股凶悍的狞笑。

    不闪不避。

    砰的一声。

    一道火星猛然在铁人面上炸开。

    那暗金色的手铠攥成的拳头现形。

    而这一刻铁人的双目中也终于露出一种惊怒。

    因为……

    这一拳的力量如此……

    强大!

    一圈淡蓝色的冲击波从拳锋处炸开。

    铁人的脑袋猛地后仰,整个人竟然被一拳轰飞!

    远处的一棵巨木发出咔嚓一声,轰然倒塌,扬起漫天烟尘。

    沐凡右手提刀,左臂直直击出,保持着一个低头、弓步、出拳的姿态。

    然而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那倒塌的巨木直接被踹飞。

    一具暴躁的身影从里面站起来。

    铁人依然毫发无损,但是那灰头土脸的模样却让他的愤怒达到极点。

    那银白色的面孔开始泛起犹如铁水烧灼时的红意。

    “你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的力量!”

    “但,即便这样,你根本打不穿我的防御。所以,今天我要把你的骨头一点点捏断。”

    那带着震怒的语气中,铁人的身躯竟然开始从银色光泽一点点变深,体型瞬间膨胀一圈。

    沐凡缓缓抬头、收拳、起身。

    他看向自己在龙骑手甲包裹下的左手,同样毫发无伤。

    右手提起曲光镰刃,指向铁人。

    脑后的六股发辫轻轻散开,舞动着那短短的蓝色触须浮在空气中,忽明忽暗的淡蓝光辉将这一刻的沐凡映衬的无比冰冷。

    那发辫似乎代表着龙骑战甲的某种意志传承。

    “在圣堂面前……没有防御。”

    淡漠的声音中,沐凡一步踏出。

    身形再度消失!

    一道长长的气浪直接凭空炸开。

    铁人的眼睛中透出震怒,双拳猛地抡砸而下,因为他面前的空气中再度传来波动以及……浅浅的轮廓!

    单膝压低,旋身蓄力。

    高踢腿!

    披着蓝色光雾的龙骑铠甲显现,沐凡的姿态定格在这一瞬。

    超越想象的速度,超越极限的力量。

    铁人的双臂刚刚放到水平位置,沐凡的右腿已经犹如一支冲压锤狠狠蹬到他的下巴。

    轰!

    再次一道气浪炸开。

    铁人的双手没能砸下,整个人竟然被直着踹向半空。

    感受到有气息快速接近自己,那高大树人的左手猛地卷向铁人。

    但是咔的一声,铁人那沉重的身躯直接撞穿“树人”的左手,没入一片树冠中,一片咔咔的碎裂声响起,亦如他作为“炮弹”出现时的模样。

    而正分心控制着荆棘海围攻陆晴雪的木人圣,这一刻沙哑的声音在嘶喊:“铁人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断我的左手!那个小子的气息我感受不到了!”

    “你给我……闭嘴。”

    咚的一声,沉重的身躯从树冠砸到地面。

    此刻体型已经接近两米五的铁人,起来对着那巨型“树人”毫不客气的的斥道。

    说完之后,他那双流动金属光泽的双目看向沐凡,扭了扭脖子,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说过,你根本破不开我的防御。”

    “什么狗屁圣堂……那算什么东西!”

    “我就站在这里,你继续打,呵呵。”

    铁人的身躯上连半点凹陷都没,他的声音依然带着嘲讽。

    对于沐凡来说,这几乎和当初在定川门口碰到的那可以全身钻石化的男人相比了,而且铁人比那个家伙力量更强、速度更快,还能免疫高温攻击。

    如果在当时碰到铁人,沐凡的唯一方法恐怕只有呼唤出大雷枭。

    但是现在……

    那双映出淡蓝光辉的眸子盯着对方。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一拳一脚的打你么?”

    沐凡开口。

    狂暴攻击的“树人”先愣住了。

    “铁头儿,刚刚是他打的你?”

    “我说过让你闭嘴。”

    铁人右手猛地一甩,二十余米长的铁链猛然在空气中甩下,将“树人”一侧的树皮尽数抽烂。

    木人圣发出一声沙哑的痛吼,庞大的身躯猛地一颤。

    终于让队友老实下来的铁人,看向沐凡,“因为你想知道我防御的上限,但是现在是不是感觉到绝望?”

    沐凡右手抬起,刚刚沉寂的曲光镰刃再度旋转,一圈蓝色的光轮清晰的展现在沐凡身侧。

    “绝望?……呵呵……我只是想让你先感受下屈辱。”

    淡漠的声音中,沐凡身体前倾,龙骑四周震出一片蓝色的光雾,刹那间再度消失。

    然后在铁人的双目之中,一道凭空劈开的气浪猛然绽放与地面,两侧落叶如龙卷起。

    当那扭曲的空气轮廓再度出现时,沐凡那漠然的眼神和他瞬间不足一米。

    右手提起那旋转到极致的曲光镰刃,腾空、旋身……

    重重劈下!

    嗞啦一声。

    这一瞬间,木人圣发誓听到的是这辈子最为刺耳的金属切割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