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五十二章 你有什么遗言吗?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正在疯狂攻击陆晴雪的木人圣这一刻突然停止动作,那挥舞无数藤条的高大树人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后迅速一跳。

    再度挥舞过来的藤蔓被陆晴雪一剑搅碎,双方终于拉开距离。

    此刻在陆晴雪周围已经铺了厚厚一层落叶和断裂树枝。

    “铁人!”

    那沙哑的声音这一刻透着惊恐,震荡的整个树林都在摇晃,树叶纷纷扬扬落下。

    然而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铁人,你快点回答我!”

    直到此刻,木人圣都无法接受铁人已经阵亡的事实。

    在他的记忆中,铁人拥有可以媲美机甲外壳的坚硬身躯,他的全身任意部位都可以液态金属化,完成瞬时的修复。

    钢铁化的大脑和心脏,让他免疫念动力攻击以及任何精神视界的威压。

    可以说,想要杀掉铁人,就连血牙团的团长……那名黑暗中带来无上恐惧的男人都无法说轻易做到。

    但是为什么现在,在他通过整片树林的感知得到的信息中,再无法获取铁人的气息了?

    沐凡将右脚从那被碾进土里的半个铁头上挪开,眼神淡然的看着那边三十米外的高大树人。

    虽然对方有着和帝王体修罗一般的身高,但是那种孱弱的气息,却连一台C级的机甲都无法比拟。

    血牙团,不过是一群仗着自身特异行走在黑暗中的人群。

    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存在。

    “果然……你们和所罗门差的……太远了。”

    沐凡抬头看着“树人”静静说道。

    “……你到底是谁!”木人圣对着沐凡的方向,惊怒发声。

    “你们给我下了血牙令,怎么又问我是谁?”

    沐凡手中极速旋起的曲光镰刃这一刻猛然掷出!

    木人圣左手那些藤蔓还在缓慢纠缠生长中,他的右手突然齐根而断。

    高大的树人这一刻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当听到那沉重的树枝掉落地面发出的闷响时,他才惊恐的向后大步迈开。

    “血牙令从发出到现在,从未失手,你一定会死!”

    木人圣的身躯这一刻开始抖动,而后下一秒突然崩散成无数藤条,纷纷落在四周的的树冠上,只剩下那句话的回声。

    地上这一刻方圆五十米内同时刺出无数尖锐的木刺。

    陆晴雪身边乍现一圈月白光华,收剑戒备。

    “我感知不到了。”

    清冷的目光扫视过后看向沐凡,眼中带着询问。

    因为这一刻似乎整个丛林都活过来,似乎整个丛林都是木人圣的化身,陆晴雪已经无法凭借她对温度的敏锐感知来确定方向了。

    而沐凡则根本没有挪动分毫,那从地面钻出的恐怖木刺,竟然被他凭借龙骑包裹的双脚生生踩在泥土之中无法钻出。

    “他跑不了。”

    沐凡脑后飞舞的六股能量发辫,这一刻分别指向四个方位。

    这一刻的沐凡宛如神祇降临。

    轻轻一步迈出,沐凡的身躯渐渐隐匿。

    第二步迈出,身躯只剩下浅浅的透明轮廓。

    仿佛凭空走入光雾中。

    沐凡的气息同样消失在陆晴雪的感知中,但是却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睛里。

    那是一道从沐凡先前站立之处向前笔直蔓延劈开的道路,这条道路上的所有木刺一瞬间尽数炸裂。

    所有高耸的木刺仿佛被人凭空踩爆。

    浅浅的轮廓在木人圣分裂之前的位置出现。

    低头,俯身。

    双腿猛然跳起。

    半空之中,那暗金色的华美铠甲显现。

    沐凡与那棵高大的黑苦树交错而过,只不过左手轻盈的将没入其中的暗金短棍拔出。

    当手铠与暗金短棍相握的一瞬,两道幽蓝光刃再度显现,在空气中带出一道优美而华丽的流光。

    单手撑地,身躯轻盈落下。

    沐凡抬头的的瞬间,暗金面甲双眸处闪过幽幽的蓝色。

    砰的一声。

    土浪在原地炸起。

    绚烂的幽蓝光雾在空气中舞动着腾起。

    沐凡的身躯这一瞬间穿越光雾。

    下一刻,那曾经终结夜鬼的四道残影再度出现。

    每一道身影都模糊不清,但是那划过空气的曲光镰刃却清晰无误的证明这是沐凡。

    身披龙骑战甲下的沐凡,速度已经呈现倍增状态。

    四道光轮在暗金残影的挟裹下瞬间成放射性路线扩向远方。

    在那密集散开的树藤中,有四条藤蔓异常粗壮,速度也异常迅速,但是它们却隐藏在最深处。

    在它们上面是那些蠕动蜿蜒的藤条。

    这是木人圣身体植物化的最终结果,那就是将生命通过植物的形式延续,最终在到达安全地带时重组成一个完整的人类。

    木人圣从某种意义上说,生命力应当是最顽强的存在。

    但是,今天它却遇到了这个世界最为恐怖的猎手。

    圣堂的唯一传承者……沐凡!

    一道光轮无声无息间追上这向远方迅速眼神的巨藤,然后带着美丽而又冷酷的杀机,直接覆上藤蔓表面。

    光轮与藤蔓接触的瞬间变将其绞得粉碎。

    整个藤蔓似乎具备某种感知一样在疼痛的翻滚。

    但是这光轮毫无停顿,精准无误的沿着这条藤蔓猛然在空中划过一道光轨。

    四道残影……

    四道光轨!

    藤蔓的尖端传来一声尖锐的啸声。

    沸腾的绿色汁液溅射在空气中。

    所有藤条这一刻在剧烈的扭曲、拍打、翻滚。

    细小的藤蔓同时枯萎,而剩下的则开始扭结,渐渐重新归一。

    四道人影同时消失。

    最前方出现一具暗金身影。

    沐凡保持着前冲姿态,一脚踩踏大地,扬起冲天的泥土,他手中的曲光镰刃停止旋转。

    眼神平静的转身。

    在他身后七八米,那些藤条啪的一声在空中凝聚成一个不成模样的人形,掉落在地。

    这一次的木人圣的状态异常惨烈,和刚刚出现时的状态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双眼处残存一道尚未愈合的剑痕,双臂齐肩而断,腹部、腰部、大腿上有四道深深的刀痕无法愈合,汩汩的绿色血液在向外喷涌。

    他身上的木须此刻则尽数衰败,呈现一种枯萎的状态。

    木人圣趴在地上,此刻那几乎被砍透的双腿只是在颤抖,根本不能移动。

    “你有什么遗言吗?”

    披着暗金铠甲的沐凡走到木人圣身边,低头俯视淡淡说道。

    “……我不…”

    木人圣凄厉的开口,他想要说出自己心中的声音。

    “不用说了。”

    平静的声音响起,沐凡眼睛都没眨的打断对方的话。

    然后挥起曲光镰刃,随手斩下。

    幽蓝光刃无声无息抹过木人圣的喉咙,那怪异凄厉的声音戛然而止,那被剑痕掠过的眼眶大睁着,似乎在看向沐凡无声诉说什么。

    四周的丛林瞬间一肃……无数攀附在树干上的藤蔓同时枯萎掉落。

    陆晴雪愕然的望着沐凡,指了指地上那具根雕一样……死不瞑目的尸体。

    “你不是让他说遗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