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五十四章 你怎么变模样了?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沐凡的声音让走廊中的空气突然有些凝滞。

    “微弱的生命力……”

    陆晴雪闭上眼睛,精神视界中,能够隐隐感受到墙壁另一侧有一朵微弱的生命之火在摇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沐凡点点头,两人眼神交汇后一同向标记为B005的房间走去。

    覆着暗金铠甲的右手再次放在房门上,近场入侵下那扇舱门发出一声轻轻的“咔”声。

    随后那扇紧闭的舱门轻轻打开。

    一股来自大自然的清新空气从里面溢出,这让两人心中有着小小的惊讶。

    当在走廊中看清整个舱室的环境后,沐凡心生感慨。

    木人圣将自己的舱室布置的如此亲和自然,但是人性却已经彻底泯灭。

    这时里面隐隐传来轻轻的动静。

    沐凡看了陆晴雪一眼,一步当先走入舱门。

    一道瘦弱的身影……被藤蔓系在在墙壁上,衣衫褴褛、遍体鳞伤,看到那健康的肤色和身体轮廓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女性。

    “不是血牙团的人。”

    “应该是木人圣抓来的。”

    两人并没有急于上去解救,因为现在这种情况小心一点总没有坏处。

    但是当那个女孩垂下的头摆动了一瞬时,那尖尖的耳朵露出。

    沐凡的瞳孔瞬间一缩。

    “救人。”

    声音留在原地,他人已经出现在女孩面前。

    右手并指如刀闪电般在墙壁上划过,女孩被勒出深深血痕的双手一下软绵绵的垂下,沐凡上前一步将这名女孩托住,再次蹲下将脚腕上的藤蔓切断。

    这名遍体鳞伤的少女整个人趴在沐凡的怀里。

    似乎这一瞬的动静让她感受到了什么,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她嘴里只是在轻轻的呢喃:“木神……您虔诚的子民……回归了。”

    木神……

    这个熟悉的词汇。

    沐凡的眼中终于闪过愕然。

    ……

    少女只感觉自己的身躯软绵绵的从空中落下,然后被坚实有力的臂膀托住。

    不过却没感觉到体温,那种冰凉的触觉仿佛冰冷的盔甲。

    但是她觉得这是这些天最安稳的一刻。

    好像父王出征时穿戴的盔甲啊……当初自己小的时候总是这样依偎在父王的怀里。

    “父王,你来带星雅走了么,星雅想你了,星雅以后再也不乱走了……”

    少女在呢喃的说道,她已经做好回归木神的准备了。

    传说中,木神后裔即将回归星辰时,总会看到一名最亲近的人前来为她带路。

    现在,她看到了父王,那么就说明自己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只是……

    过了十多秒,她依然感觉到那冰凉的盔甲没有动弹。

    自己的意识也并没有消退。

    反而听到耳边一声淡淡的疑惑声。

    “发烧了么?”

    然后一只冰冷的手掌就放到额头。

    少女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然后就看到自己趴在一具暗金铠甲的怀中,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幽蓝光芒,一只手掌贴在自己额头上。

    当她将眼皮抬起时,恰好和那双平静的眸子对视。

    沐凡看着依然趴在自己怀里不起身的少女,他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茫然。

    然后……

    少女眨了眨眼。

    “父王,你怎么变模样了。”

    听到这句,沐凡终于能够断定了。

    他转头看向陆晴雪,“体温偏高,意识可能出现幻觉。”

    陆晴雪注视着女孩的脸庞,眉目中的青涩与稚嫩,可以看出年龄最多不超过十六岁。

    听到沐凡的话,她递过去一枚白色的果实,“给她挤出一点汁液。”

    沐凡接过冰霜果实,悬在少女那干涸的嘴唇上方,轻轻挤压中一滴滴晶莹的汁液流下,滚落在女孩口中。

    冰凉的感觉却带着强大的生机瞬间涌遍全身,女孩那半昏半醒的大脑这一刻彻底苏醒。

    双瞳中瞬间闪过警惕,一只手想要推开沐凡,但是当手掌落到那坚实伟岸的胸膛上时,仿佛一小朵浪花拍在礁石上,掀不起半点波澜。

    她太虚弱了,虚弱到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

    她警惕的目光注视着沐凡,“你们是谁!”

    “……那个灵魂被诅咒的丑陋木人呢?”

    沐凡将果实递向少女,点点头,待那双迟疑而遍布血痕的娇嫩手掌接过后,才平静的开口:“都死了。”

    少女先是沉寂片刻仿佛没有听清般再次投去疑惑目光,但是五秒钟后……整个人仿佛被电流击中,牙齿咯吱咯吱的死死咬紧。

    一只手紧紧抓住沐凡的胳膊,眼神中带着难以置信。

    “你说,那个木人死了,他的生命消失了?”

    沐凡依然保持着托住少女身体的姿态,低头看着那双泛起泪花的眼神,点点头,低沉的声音透过面甲传出:

    “木人圣,铁人,冰蛇,夜鬼,毒王,都死了。现在是我来检查战利品时,看到的你。”

    看到那双平静眼眸中透出的淡然,少女心中不知怎么的就立刻选择相信。

    那大滴大滴的泪珠终于忍不住从眼角滑落。

    然后趴在沐凡怀里放声大哭。

    沐凡就这样保持着站立姿态,任由这名刚刚获救的女孩发泄情绪。

    可以想象到这女孩这些天或许经历过怎样的绝望。

    终于是哭累了,或者感到一阵阵虚弱的晕眩,女孩停止了哭泣,她眼眶红红的看着沐凡,面前这名披着铠甲的男人,虽然不是她的父王。

    但是这一刻在她的心中,那身影和父王何其相似。

    在一旁静静站立的陆晴雪注意到少女手腕和脚腕上的伤痕,从臂袋中取出恢复药膏和一小叠纱布。

    然后将女孩的一只手臂抬起,为她涂抹药膏。

    陆晴雪看出了沐凡眼中神色的不寻常,似乎有什么话要问。

    只是男人终究对女孩是不够细心的。

    这名少女精神连续刺激下,恐怕很快就会虚弱。

    “稳定住情绪,不用担心,现在你安全了。”

    听到耳边清清冷冷的声音,却让人心灵莫名的安静下来。

    女孩愕然的看着眉目如画的陆晴雪低头为自己上药,只感觉一切仿佛在梦里。

    在绝境中呆了太长的时间,以至于她始终在反复确认现在看到的一切。

    “谢谢、谢谢你们……我以为自己再也出不去了。”少女激动的想要起来道谢,但是用不出一点力气,只能任由沐凡托着她,背后那宽厚的手掌让她莫名的心安。

    “请问恩人的姓名,星雅一定会感谢。”

    她只是将额头抵在沐凡的胸口,无声流泪。

    这一次,是喜悦的泪水。

    “我叫沐凡,来自定川学院,我想确认一件事情……”

    然而,当沐凡说出下一句话时,让少女的身体骤然僵住。

    “你是来自巴旁公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