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六十五章 你们……是定川的骄傲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等……等。”

    剧烈的喘息声在裁判身后响起,当众人将目光投过去,却是唐流云单手撑着地面跪坐在地上,正在剧烈的喘气。

    那不正常弯曲的左手垂在身侧,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摔在地面上……

    刚刚挣扎了数次都难以起身,而这一刻他竟然凭借莫大的毅力和信念生生站起来。

    身体晃了晃,但是唐流云终究还是站稳了。

    所有人这一刻都能够清晰的看到唐流云身上的创伤,他的左臂这一刻怕是废了。

    肩窝生生承受了对方带着拳套的超重一击。

    定川学院的观众席上一片寂静,不少女生捂着嘴巴,她们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而在蓝都星的定川学院当中,上万名学员,他们安静的看着光幕,眼眶泛着通红。

    “我还没有……认输……怎么能宣布呢?”

    唐流云的身躯在格斗社五大天王中是最为瘦弱的,平常在学院中露面的次数也是最少的。

    但是这一刻,他的身影被所有观看到这一幕的定川学子所记住。

    他的身影,在学员们的心中,无比高大。

    裁判的动作中止,他质疑的目光看向唐流云,很明显是让他确认是否为参赛者的真正意愿。

    唐流云看着裁判询问的眼神,重重点点头,右手颤抖着将匕首放在口中死死咬住,双指闪电般刺入左肩数次。

    “战斗秘术……强行屏蔽神经痛感,强行止血……他这是……”

    巴赫喃喃自语的说道,然后眼神突然一凛,他猛地一步跨出,对着台上大声喊道:“唐流云!你给我弃权!”

    而这一刻的唐流云已经将匕首横着要在嘴中,他看着那边激动的巴赫,缓缓摇摇头。

    他的目光已经越过巴赫,看向后方的阮雄峰,看向后方观众席上那片望着自己的炽烈眼神。

    【定川的学子……都是好样的。】

    就为了这么一句话,他今天绝对不能就如此窝囊的倒下!

    他要向身后那无数期盼的目光证明……

    他对得起导师的信任!

    他对得起肩膀上的这份荣誉!

    咯吱……

    唐流云身躯这一刻仿佛一枚巨大的弹簧压缩到极致,浑身发出甚至还要超越刚刚索耶的骨骼爆响,身体下压到极致。

    这一刻,那单薄的身躯周身血管尽数暴起。

    整个人除去已经折断的左臂,全部暴涨一圈。

    唐流云那从不会露出半点笑容的脸上,这一刻……笑得异常灿烂。

    口中的匕首闪着冷冽的寒光。

    【想赢我,怎么能这么容易。】

    【给我……最后的五秒吧!】

    唐流云眼中闪过一丝不正常的灰白。

    咚!

    咚!

    一拳砸地,一脚蹬踏,身体这一刻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突破空气。

    一道黑色风暴猛然在格斗台上腾起。

    那是将比赛当做战场,抱着必死之意在狂暴冲袭的暗天王——唐流云!

    超A格斗技——秘术·乱舞。

    “好。”

    一声暴喝在台上乍响。

    双拳摩擦中拉出一道长长的火星,站在原地的索耶第一次说出一个称赞的字。

    他那渗人的眼白看向残像,身体后拉半步。

    刹那间曳出一道残影。

    两人狂暴再战。

    砰!

    砰!

    砰!

    这一刻哪怕光幕将画面忠实投射出来,但是人们看到的只是无数骤显的残影,超过95%的人都无法看清这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阮雄峰的双眼死死盯着台上,他脖颈上的肌肉青筋暴起。

    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这届的学员——可用!”

    一字一句的从齿缝中挤出。

    这个光头男人的眼睛中这一刻有些湿润。

    多久没有看到当初定川崛起时的那种精神了。

    在他的眼中,这个叫做唐流云的小子真的是用命在战斗。

    秘术强行激发的身躯让他瞬间承受对手七拳而不退。

    而唐流云口中的匕首竟然被他用嘴叼着将对方身上割出六道伤口,那只完好的右手……竟然在死死锁着对方的身躯。

    “四……”

    “三……”

    “二……”

    唐流云心中始终在以恒定的频率计算着时间。

    现在他能够感知到的就是自己的身躯恐怕已经有超过半数组织遭受重创了。

    似乎索耶也被打出了火气,一肘撞断对手两根肋骨,想要为即将砸下的拳头腾出挪转空间。

    然而这一刻的唐流云竟然没有后退,而是忍着剧痛,口中咬着匕首,如同一只急速突进的雨燕刺向高空。

    反击技——燕衔泥!

    唐流云那已经遍布血丝的眼神锁定的赫然是索耶的喉咙。

    巨大的杀机这一刻将对手牢牢锁定!

    索耶心中终于惊怒。

    这个家伙竟然是真的想要和自己拼命。

    所以这一刻索耶……后退了半步,左拳挡在脖颈前,而右拳则是狠狠向着唐流云已经折断的左臂捣去。

    所以,他根本没有看到唐流云脸上闪过的潮红,以及那一丝丝心满意足的神情。

    “跟我……一起……下去吧!”

    噗!

    匕首被他猛地吐向对方的脸颊。

    当索耶面部再次错开半分时,唐流云整个人的速度这最后一秒……

    暴增一倍!

    “一!”

    右手五指深深没入对方的手臂中,一股巨力从唐流云脚下爆发出。

    这股巨力让索耶完全没有料到。

    因为这一刻的力量同样暴增一倍!

    【用我的全部,换取这最后一秒的骄傲!】

    唐流云口中放声大笑。

    两人狠狠撞到一起,然后……

    轰然飞出格斗台!

    砰的一声两人重重砸在台下的地面上。

    裁判举手——两人同时出局。

    双方同负!

    “找死!”

    狂怒的索耶感觉到对手身体那惊人的力量瞬间消退,一拳向着唐流云的脑袋重重捣去。

    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断送了他的比赛!

    砰……

    他只感觉自己的重拳打到一座山,剧烈的反震让他这一刻想要吐血。

    当他暴怒的抬起头时,只见一名面无表情的光头男人站在身前。

    对方仅仅随手伸出……

    一只手掌。

    当看到索耶的目光时,那名光头森然一笑。

    “下台了,还想动手……”

    “想死吗?”

    “你!”索耶根本不认识面前的光头是谁,只是那毫不掩饰的威胁瞬间激怒了他,于是准备收拳再度打出。

    “索耶!——”

    一声暴喝在身后响起。

    哥尼亚战争学院的督导曼克尔这一刻惊恐的怒喊。

    嗯?

    带着渗人的眼白,索耶猛地回头看去。

    “住手!住手!住手!”

    “不想死就住手!”

    连续三个住手,曼克尔猛地向这边冲来,一把将索耶拽到自己身后。

    他面带恐惧的看着那挂着森然笑意的阮雄峰,脸色红了又白,最终咬牙低头。

    “对不起,阮教官,我教导无方,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学生们一般见识。”

    阮雄峰嘴角勾了勾,手掌撤回,竟是看都没看曼克尔一眼。

    他低头看着地面上浑身鲜血昏死过去的唐流云,半跪于地一手将他从地面揽起。

    然后转身走向自己的方阵。

    这个光头男人的目光看着那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嘴唇动了动,雄浑的声音传遍方阵。

    “你们……是定川的骄傲。”

    这一刻,无数人的眼泪无声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