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六十八章 这份礼……够大啊!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血牙团,这个名字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呢,我想想。咦?等等!”

    “我想起来了!不会吧,血、牙、团……”那名同学嘴里自言自语着,脸色这一刻异常精彩。

    因为他的大脑似乎真的回忆起某些黑暗中的禁忌了。

    “不是,你看完那些标题。”穆尔吞了口唾沫,再次拽了拽自己的同学,在他的指尖向左侧滑动中,最右侧的标题完整的呈现出来。

    “后面还有?完成人……”

    “……定川学院,一年级小队……【自由之翼】!?”

    穆尔的同学,这一刻彻底呆滞。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段话,那个熟悉的字眼,如同一柄重锤砸在他的脑壳,让他的思路这一刻如同浆糊。

    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穆尔已经猛地站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去哪儿?”同学呆呆的问道。

    “定川学院的方阵啊!你看看周围,一会晚了还有地方?”

    穆尔那瘦弱的身躯这一刻直接爆发出超过两倍的力量,生生拖着那名还处于懵懂之中的学员向着悬浮滑板的位置飞奔而去。

    那名同学这才发现他们的对话似乎只是一个开端。

    因为……

    在他们周围,这一瞬间,同时涌起一片惊呼。

    然后这些人将呆滞而……骇然的目光看向光幕中的那个角落。

    “定川、学院!”

    一片片压抑不住的低呼声,在观众席上不断浮起,因为无论是低头看什么,只要开启了网络,那么就一定就会接到这五条新闻资讯的推送。

    黑想侵入首都星难度是星系级别的,但是想要入侵首都星天讯的对外主基站,更何况那台主基站刚好在第330号空间港……哪怕重兵把守再过严密,那种难度也和回自己家没什么两样。

    这股风潮一经挂起,便愈演愈烈,直接如同一阵飓风呼啸着刮到了定川学院的观众席,哪怕学员们再聚精会神,当他们都听到耳边的惊呼声时,这一刻也惊异不定的拿起了天讯。

    于是,他们就看到了同样的五条推送信息。

    “定川学院……自由之翼。”

    胖子低头,脸色精彩万分。

    而李小希手掌一个哆嗦,差点把那台珍贵的限量版相机扔到地上。

    至于大胖子威廉,憨憨的脸上那任何情况下都眯起的小眼睛,这一刻也瞪得和铜铃一样,直接压到胖子肩上,专注的看着天讯光幕。

    这四个字,他们太熟悉了!

    因为这正是他们没日没夜的为之奋斗的队伍啊。

    胖子双手紧紧握着天讯,手指因为过于用力这一刻甚至泛起苍白,但是胖子的脸色却是激动的潮红。

    他猛地站起来,用尽最大的力气嘶吼道:

    “定川——”

    “——必胜!”

    胖子喊得声嘶力竭,但是这依旧不能发泄出他内心最深处的那激动。

    这条信息代表着什么,他当然明白。

    那就是在另一个战场,沐凡代表着他们,彻底剿杀了血牙团。

    至于是不是分部,那根本不是胖哥哥在意的对象。

    在这种时刻,没有什么比这种信息更令人震撼的了。

    胖子的咆哮这一刻宛如投入人群的核弹,立刻产生了恐怖的扩散效应。

    当那些观众席的学员真正明白血牙团究竟代表了何种意义的时后,他们心底的兴奋一点都不比胖子要少。

    欢呼的声浪这一刻将定川方阵的气氛抬至最高。

    阮雄峰、巴赫、纲吉三人,这一刻同时讶然回头。

    “这帮小子抽疯了么?”阮雄峰挠挠光头。

    就连齐龙象那始终古井无波的脸上都浮起一丝丝惊讶,然后闭上眼睛,恐怖的精神力外放出去。

    他闭上眼睛,却似乎看到了身后的一幕幕。

    “打开……天讯,登入网络。”这八个字从他口中平缓说出。

    巴赫第一时间掏出天讯,手指随意划开。

    瞪大眼睛看着光幕上跳出的信息。

    “自由之翼……”

    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脑海中一根弦绷得紧紧,眼前的战局太过于激烈,以至于让他瞬间似乎不能快速回忆。

    暗部的高地武士纲吉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然而阮雄峰在这一刻眼睛却睁得滚圆,然后澎湃的气浪从胸腔涌出,震天的大笑声在台下响起。

    “哈哈哈哈哈!老子的宝贝徒弟!”

    “这份礼……够大啊。”

    阮雄峰的目光中带着那种对于敌人的森寒,更带着骄傲和狂傲。

    【自由之翼】这四个代表的含义,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定川学院唯一的军方小队,隶属于飞龙号S小队的正式编外队伍——自由之翼!

    队长,不正是他的宝贝徒弟沐凡么!

    “是沐凡?”

    齐龙象眼睛一亮,看向巴赫,右手虚空一拉。

    巴赫手中的那台天讯迅速飞到手中。

    他的手指没有动弹,但是光幕却仿佛无形之手操作一般飞快滚动。

    那五条信息被他依次打开。

    每条信息当中都有一个真实而血腥的配图。

    挂在木质屋顶牌匾上的一滩烂肉……

    千疮百孔的丑陋尸体……

    寒光闪烁的冰晶头颅……

    干枯灰败的人形树藤……

    还有那半个踩进泥土里的钢铁脑壳。

    帖子当中没有一个字,却比千言万语来的都要震撼人心。

    “不是机甲对战。”

    “不是战舰轰击。”

    “不是武器射杀。”

    “全都是被人当面格杀掉的……”

    “对方这可是,实力堪比机甲的……血牙团啊。”

    齐龙象轻声感慨道,他看向阮雄峰,目光带着钦佩。

    “齐某自愧不如。”

    笼罩在定川上空的阴云,随着的消息到来,在这一刻挥之尽散。

    ……

    而这时台上对战已经白热化的安其罗与奥格斯格,都已经是口吐鲜血。

    安其罗眼神带着震撼和不敢置信的望着对方那魁梧的身躯。

    在奥格斯格身上已经出现了21具拳印。

    当安其罗最后一拳三重劲打出后,奥格斯格背后的格斗服轰然炸开,七处被奥格斯格生生压制住的透体之痕直接炸开。

    血液崩飞。

    然而这名来自格斗社的憾地天王,仅仅是在大口的喷吐出血液后,露出一口沾满血迹的牙齿,对着安其罗森然一笑。

    整个人两步后撤,猛然抱肩犹如一颗炮弹带出残影轰然撞去。

    当安其罗瞬间横跳开三米时,那道狂暴的残影这一刻竟然瞬间从地面拉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几乎在同时就出现在安其罗的身前。

    秘技——大地·崩山击!

    憾地天王奥格斯格的肩膀,这一刻重重砸在安其罗的胸口。

    台下距离最近的观众这一刻听到了密集的骨骼碎裂声。

    然后看着那名穿着哥尼亚战争学院制服的学员被……轰然崩飞。

    “定川学院——胜!”

    在身后那片更高涨的嘶吼声中,满身鲜血的奥格斯格笑着转身,刚刚竖起自己代表力量的右拳,却哇的一口吐出大口血液……

    轰然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