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八百七十一章 终不能幸免,再见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嗡嗡、嗡嗡……

    口袋中的天讯以一种特定的频率开始振动,熟悉自己天讯设置的陆晴雪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

    沐凡抬起头,看向陆晴雪那双清冷的眸子中,其中露出的疑惑已经无需掩饰。

    “家族的天讯,稍等。”

    陆晴雪并没有避开沐凡,而是就这样站在沐凡身边,将天讯取出、接通、放在耳边。

    “喂……”

    天讯那边传来的声音很小,而且带着某种奇异的频率,明显区别于联邦现在的星际通用语发音,再加上沐凡根本没有打算特意去听,所以他并不知道雪族的来讯到底是什么内容。

    他知道的是陆晴雪的身体轻轻一颤,沉默了足足五秒……

    “知道了,这就回去。”

    天讯挂断。

    当陆晴雪再次抬头回望过来时,沐凡只感觉面前这原本如同冰山雪融,在褪下一丝面纱后的刚刚露出一点点明媚的女武神,这一刻整个人似乎再次小心翼翼的躲入了阳光照耀不进的阴影里,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自身掩藏起来,努力不露出一点点情绪和想法。

    可是,这对于一路并肩走来的沐凡来说,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最为鲜明的对比。

    “怎么了……你的气息并不稳定。”所以沐凡终于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陆晴雪如画的眉目中闪过一丝隐藏极深的憔悴,但是对沐凡努力展现的始终还是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她并不想让沐凡为自己担心什么。

    更何况,本来不就是不关沐凡什么事么?

    “家族相召,母亲病重,晴雪必须返回了。”

    这是陆晴雪进入定川学院以来,第一次在同龄异性面前使用了“晴雪”的自称。

    这也是沐凡第一次听到陆晴雪在“我”之外的另一种自称。

    一身雪白作战服原本显得分外英姿飒爽的女武神,这一刻那双美丽的眼睛在轻轻颤动,长长的睫毛也是在细不可微的动作中随着主人的心情一摆一摆。

    “是有什么难处么?”

    沐凡敏锐的感觉到这种不妥,但是陆晴雪没有细说,他也无法妄加揣测,只是在自己贫乏的词汇库中找到了一句自认为最恰当的话来回复。

    “家族的一些事情,具体需要回去才能核实。”陆晴雪那双绝美的眼美动人的眼睛低垂,不再和沐凡的视线交汇,声音轻轻的传来,“接下来的比赛……很抱歉,我不能在你面前展现一下了,我也无法在旁边为你助威了。”

    【虽然我很想看着你……】

    最后那句心声终究只是在她紧闭的心房中轻轻回荡。

    “我希望定川能够一路赢下去,这是历代定川学子的心中所愿,只是今年我却爽约了……这个遗憾,我希望你能替我延续。”

    陆晴雪仰起头,眼中已经恢复了以前的神采,明明是一件请求,却很容易被人误解为一种冷冰冰的女王式要求。

    沐凡看着对方,郑重的点点头,“一定。”

    “既然如此,那从这里起,就分别吧。”

    陆晴雪脸上没有一丝异样,一如既往的冰冷,声音在沐凡身前也是一如既往的如同珍珠落玉盘,清冷却悦耳。

    或许是陆晴雪的作风一贯如此,所以沐凡此刻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却并没有很明显的觉察出现在女武神的做法有什么异样。

    “好,一路平安。”

    沐凡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出现了片刻的不舍,这对于心境平和的沐凡来说是一件极其罕见的事情。

    或许是这些天的相处,陆晴雪那掩藏在冰山外表下那颗坚强、独立又善解人意的心灵……已经让沐凡习惯那种知己时刻在身边相随的感觉了。

    所以,最终沐凡还是动了动嘴唇,补上一句话。

    “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一定喊我。”

    语态、神情无比自然,就好像两人并肩作战时的模样。

    “嗯。”

    陆晴雪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提着的旅行袋,将它轻轻递过去,放在沐凡垂着的手中。

    “再见。”

    在不解的路人眼中看似很可笑,但是在沐凡眼中看起来却无比正式的道别。

    说完之后,陆晴雪与沐凡的视线相汇时,心有灵犀的知己感觉在两人心间油然而生。

    一瞬的眼神或许已经将陆晴雪的很多话表达出,至于理解与否却并不是她能关心的事情了。

    转身离去的冰山女神,步姿坚定,依旧带着那种美的惊心动魄的无双气质。

    沐凡看着陆晴雪离去的背影,脑海中闪过了当时在特训基地中两人相逢时,陆晴雪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愿你成为定川支柱。】

    “我会成为支柱的,将学院的荣耀,洒遍星河。”

    绝世佳人身形一顿,转过头,露出那双带着鼓励、希冀以及肯定的绝美眼眸。

    她用力点了点头。

    然后再度转身离去。

    一艘安静的悬浮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到了远处,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一名白发苍苍的管家。

    赫然是陆晴雪第一次带着沐凡去空间站参加信息交流会时的那名老者。

    这一次,沐凡终究是看不到陆晴雪那双清冷的眼睛中,一点点泛起红意……

    在家老的鞠躬迎接中,陆晴雪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悬浮车内。

    在沐凡的注视中,这辆悬浮车无声无息间便快速的驶向远方,最终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

    所以,沐凡也终究没有看到……

    在悬浮车的车窗背后,那双依旧清冷动人却遍布通红的双眸中,终于彻底流露出的情感。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陆晴雪的如冰珠低落般悦耳的声音,轻轻的在唇间自言自语似的响起。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陆晴雪的双眼终于闭上,整个人那种曾经在学院中剑道意志无双的绝世女武神姿态终于……彻底消失。

    这一刻的陆晴雪,看上去或许只是一个做工精美的冰娃娃。

    “晴雪小姐,您以后不会再回到定川学院了。”

    “嗯。”

    “家主很想念您。”

    “嗯。”

    苍老的管家并没有再继续说话。

    驾驶位上传来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