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男人当如此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从拔剑到踏风而行,一剑直斩而下。

    伤痕累累的极殊兵如同一名绝地反击的剑士,那最后一刻惊鸿一现的剑招却带来了最为绚烂的景象。

    刚刚一剑带来的窒息感,让所有观众心中激荡不已。

    那种孤傲、狂绝,那一剑带来的震撼,在对决结束十秒之后,才开始轰然扩散。

    整个赛场都躁动了,哪怕没有关注定川学院的人,在最后一刻也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

    然后他们愕然的张大嘴巴,呆滞的看着天空与大地。

    “刚刚……那一剑……我竟然仿佛感觉内心的血液在不安躁动!”

    “那种决绝,那种不羁……”

    遥远的巴旁公国,木神宫的休憩之地中,月夕捂着嘴巴,明亮如星辰的眼睛中闪着雾气。

    【这才是我当初认识的你,这才是我月夕·嘉兰诺德看中的男人!】

    沸腾的欢呼从定川学院方阵开始向四周扩散,开始从首都星向着遥远的蓝都星传递。

    然而为这精彩一战而欢呼的观众,却并没有听到裁判的结果宣判。

    裁判的额头蒙上一层细密的汗珠,不过看到的观众却认为这是裁判在为这一幕而紧张。

    然而只有两名裁判自己才知道,他们分明是在为前一天晚上听到那个通知而紧张。

    自己信心满满拍胸脯的事情,竟然……翻盘了。

    博纳尔学院的四狂兽之一,竟然被如此干脆直接的斩败!

    双面佛的引擎渐渐黯淡、熄灭。

    驾驶舱中的雷哲,颤抖的右手想要伸出,去按下那个他这辈子从未碰触过的按键——投降。

    但是手指伸到一半,他额头的大滴的汗珠开始滚落,疼痛和不甘有如毒蛇在咬噬心灵,让他痛不欲生。

    然而就在雷哲犹豫的瞬间,耳边再次传来一声钢铁摩擦撞击的声音。

    那是……

    他骇然抬头!

    沐凡脸色突然一阵潮红,他咳嗽了几声,似乎在调整呼吸。

    他可以感受到以A级机体极殊兵的量产特改型用出这招,所需要的代价远远超出想象。

    双臂的肌肉现在轻轻一动,就会传来撕裂似的疼痛。

    但是……

    体内沉睡的自愈细胞在伤痛刺激之下,迅速复苏。

    他能感觉到澎湃的能量开始从细胞深处涌出,带着灼烧感迅速包裹伤痛的部位,然后酸麻痒的感觉糅杂在一起涌入大脑。

    又是这种感觉,不过……

    很痛快不是么?

    沐凡的身体在持续释放疼痛感,但是他脸上却浮起一如既往的……那无惧一切的……灿烂笑容!

    “还没有结束?”

    沐凡看着头顶没有宣判结果的裁判,看着眼前还没有认输的双面佛。

    他咧开嘴畅快的笑着,无视双臂的痉挛和剧痛,双手同时按向控制台!

    于是——

    极殊兵合握的左手松开剑柄,按住双面佛那颗漆黑憎恶的头颅,而右手则向后狠狠一拽。

    噌的一声!

    黯淡的黑色长剑曳出一道火星。

    极殊兵在所有诧异的目光中……沉默却狂傲的……直接站起!

    右手提着长剑高指长空!

    “吼!”

    整个赛场的观众这一刻全部沸腾了。

    这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选手!

    这里没有谦让,有的只是血与火,有的只是那酣畅淋漓的对决!

    “MMP!胖哥爱死你了!”

    胖子在那声嘶力竭的大喊。

    然而白毛刚兴奋的喊出两个字,直接眼睛一红,转过去提住胖子的衣领。

    “你个死胖子刚刚不TM还说爱我吗!”

    “滚!死变态!”

    胖子只感觉豪气上涌,瞬间就和白毛干起来,但是却被白毛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按在栏杆上。

    “等等,还没有结束。”

    威廉异常稳重的声音传来,抱到一起的两人同时回头。

    然后让整个赛场从沸腾到鸦雀无声的震撼一幕出现在眼中!

    极殊兵的动作定格不足一秒。

    然后左脚大步抬起,一脚踩在双面佛那被劈成两半的头部,然后轰然踏下!

    哐!

    本就跪在地面的双面佛,这一刻完全撑不住,整个身躯向前重重一倒,直接被极殊兵踩在脚底。

    驾驶舱中的雷哲在机身重重撞击地面时,胸腔断裂的骨骼受到震动,再度一口鲜血喷出。

    血雾模糊了面前的光幕。

    然而当他不甘心的抬眼看向光幕时,只见极殊兵高高举起的那柄长剑,突然一个逆时针旋转反握,剑尖朝下!

    然后……

    重重一插!

    剑锋贴着驾驶舱穿过机身,将这台机甲狠狠钉在地面。

    然后松手,极殊兵的右拳重重擂击在自己的胸膛。

    “咚!”

    金属的震荡声传遍赛场、天空。

    那不羁的身影,那充满着原始暴力美感的动作,让人们这一刻只感觉到肾上腺素在疯狂分泌。

    男人就当如此!

    看台上那些女生一分钟之前还在为双面佛的霸气而痴迷,现在她们则将欢呼声全部奉献给那台单手擂胸的强悍机甲——极殊兵!

    “本场对战,获胜者……定川学院,沐凡!”

    裁判这一刻再没有犹豫,直接宣布结果。

    开什么玩笑,如果再不有所动作,那么如此明显的偏向对他的职业生涯将是毁灭性打击。

    “定川——”

    “必胜!”

    “定川——”

    “万胜!”

    看台上一波接一波的声浪,这一刻毫不吝啬的送给沐凡。

    “他……真的当得起这个称号。”

    鬼虎克罗克,这一刻也不禁感到自己那颗平静多年的心灵也跟着热血起来。

    在他身后,杰斯、莫华伦这些机甲社团的代表人物,同时默默点头。

    直至这一刻,沐凡终于以他那狂暴无匹的战斗力,得到了定川机甲社团的认同!

    ……

    集星学院的看台边缘,法督导的眼中化作错愕。

    然后整个人身体轻轻抖动了一下。

    那是一声隐隐的嗤笑。

    反正都是输,现在还能得到博纳尔学院的承诺,自己才是最赚的那个。

    只是不知道那个神秘的幕后者会怎么想。

    博纳尔学院的地下战术分析室,死一般的寂静。

    ……

    而在遥远的鱼鳍大厦顶层,紫荆花家族的唯一接班人——霜明·蒙巴顿,这一刻则面无表情的看着光幕。

    超过两千平米的奢华大厅内,此刻只有他一人。

    他的左手在轻轻碾动一串水晶珠。

    只是当碾到最后一颗的时候,双指直接将那颗珠子捏的粉碎。

    “是我太低估你了,还是太高估那些所谓的天才了?”

    “王大校,你这个守门人的角色还真的不好攻略啊……”

    霜明轻轻闭目,那双深紫色的花瓣瞳孔消失不见,大厅中陷入诡异的寂静。

    良久,他重新睁开了眼睛,随手打了个响指,一道光幕直接投射到面前。

    霜明看着那泛着黑色花纹的光幕画面,脸色没有丝毫异样。

    “铁面人,将我过问的那个资料继续深入推进吧,所有的证据做实后等我吩咐。”

    “是,霜明少主。”

    黑色的花纹闪烁,竟然瞬间凝聚成一个带着铁制面具的头像。

    那分明是……

    地下鼹鼠的首领!

    谁能想到,他在为X情报局提供资料的同时,竟然效忠于紫荆花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