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九百四十章 山雨欲来,起手破浪

www.iying99.com 机破星河     “咳咳。”

    驾驶舱中,沐凡再次轻咳两声,在遭受内伤的情况下,身体不断遭受机甲传递进来的重击,原本因为短暂治疗开始有所好转的身体情况,再一次恶化。

    极殊兵踏入传送台,那朝大范围的升降台瞬间直升天际。

    一道淡淡的光柱中,黑色的极殊兵眨眼间就出现在更高一层的浮空岛当中。

    白云从身边飘过,身边鸟语花香,碧绿的草地对面,站着一台通体碧绿,腰跨双刀的纤细机甲。

    额头的刺角犹如一柄开着血槽的弯刀向后卷曲。

    机甲的高度比极殊兵略矮一米,透着一种灵动以及肃杀之感。

    当极殊兵出现在这个岛屿后,对面那台机甲的眼部骤然亮起。

    绿幽幽的光泽闪动,抬起头看向极殊兵,双手同时弯曲搭在腰侧,手掌握紧刀柄。

    随着两道淡绿色的光泽在手腕亮起,这台机甲两柄湛如翡翠的长刃弯刀被缓缓抽出。

    “博纳尔学院……宗进锐,请赐教。”

    驾驶舱当中一名留着黑色中分长碎发的青年冷冷的说道,他的双眼看上去异于常人,眼白略多显得整个人更加冷漠。

    “死亡竞速第二场,定川学院【极殊兵】VS博纳尔学院【玉螳螂】。”

    裁判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当声音落下,一道厚重的能量护盾将整个赛场包裹起来。

    “定川学院,沐凡……咳。”

    嗓子又有些痒痒,所以宗进锐清晰的听到了这一声咳嗽。

    但是相比起雷哲和云鹭,宗进锐的态度要明朗清晰许多。

    他不单单是为了那神秘的势力而战,他更是为了自己而战。

    因为相比起其他三人,寒门出身的宗进锐,比更多的人更了解这一路走来的艰辛,所以他更加珍惜现在得到的一切。

    相比起那些沉重的近战机甲,他更擅长的是轻量化的刺杀型机甲。

    用自己最擅长的机甲,不是对对手的尊敬,而是对自己。

    至于那个自上而下贯彻的意志,他并不抵触。

    因为挑战各路高手,从来都是他的愿望。

    他是博纳尔学院的四狂兽,他的那个“狂”,是孤狂。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所以……”

    “拿出你最强的手段吧。”

    玉螳螂双臂张开,背后那足足占据半个身躯的引擎轰然喷射出超过三米的焰浪。

    这一刀,敬你!

    狂风卷碧浪,绿色的幻影切过大地。

    平整的草地这一刻犹如被巨刃犁断。

    轰!

    极殊兵的身躯向后重重一退,一道冲击波从盾牌面前竖着狂暴的冲开。

    尘雾还未散尽,沐凡刚刚用出的跃波闪竟然复现在对手的操控之下,机甲化作暴烈无匹的双刀轮从头顶猛然袭来。

    驾驶舱中沐凡的手臂骨骼发出一声爆响,合金剑猛然急速自转起来,向后一扫。

    咯嘣,轰!

    令人牙酸的金铁交击声中,极殊兵一个原地空踏倒回旋斩将绿色的残影斩破。

    合金剑的锋刃这一刻摩擦得赤红!

    从踏入场地这一瞬起,狂暴的交锋没有半点衰减。

    沐凡嘴角咧起,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眼中只有无限暴涨的疯狂战意!

    “痛……快。”

    极殊兵将手中盾牌反手扣在身后,单手将剑挽起,左手按下地面。

    嗡的一声,一道冲击波猛然从极殊兵脚下腾起。

    三秒的加速后,一圈音爆凌空炸开。

    笔直的黑色气浪犹如一只箭矢轰然撞向玉螳螂。

    顷刻间无数恐怖的撞击在这座岛屿内响起。

    大地崩坏,草坪翻飞。

    直至此刻,沐凡都没有注意到为何接连两场碰到的敌人都是博纳尔学院。

    他毫不知情自己已经被卷入一个何其恐怖的漩涡之中。

    然而,一腔热血的沐凡却以修罗一族悍不畏死的的固执姿态,在这山雨欲来之时,以一柄长剑轰然斩破万千邪祟。

    轰!

    轰!

    惊天的爆炸在第34号岛屿作响。

    这一刻的博纳尔学院与定川学院观众已经看的呆滞了。

    从比赛开始到现在,终于能看到一场势均力敌而又……酣畅淋漓的战斗了。

    “这才是我们想看到的战斗啊!”

    双方观众席这一刻发出了同样的感慨。

    “战!”

    这一声厉喝发出,两台机甲同时翻滚着从高空掉落地面,各自后退五十米。

    极殊兵悍然举起手中长剑重重插在地面,犁出一道五十米的沟壑后终于停下。

    而玉螳螂的双刀则在地面滑行三十多米后,猛然横在身体两侧,这台碧绿色的机甲瞬间腾起于空中,猛烈旋转起来。

    顷刻间一道刀刃风暴从原地卷起,无数草皮、碎石被瞬间吸附形成一道恐怖龙卷风,然后逆流而上向着极殊兵卷去。

    【刀龙卷】!

    对机师的平衡性拥有着堪称恐怖到变态的要求,这是被誉为A+级别的机甲禁招,拥有超大范围的恐怖杀招。

    这招一出,意味着宗进锐压箱底的本事已经拿出。

    咚咚……

    咚咚……

    沐凡心脏在澎湃的涌动。

    光幕上关于能量的反应警示程度越来越高,但是沐凡的双眼却越来越平静。

    他深吸一口气,极殊兵手中的长剑缓缓放平,一脚轻轻迈开,背后引擎这一刻轰然作响。

    150%过载状态再临!

    他要在今天尝试一次从未走过的路。

    心脏用力的收缩,每一次挤压,汹涌的血流传遍全身,带来更强大的力量。

    极殊兵刹那间撕裂空气,化作一道残影冲出。

    “他傻了么!”

    “冲进龙卷风里会被撕成碎片的。”

    “刀龙卷根本不能直接冲啊!”

    无数的惊呼声在场外响起。

    然而那台极殊兵却毅然踏出那奔袭的第一步,带着一身悍勇冲向龙卷。

    观看到这一幕的定川学子,他们这一刻的心弦仿佛被拨动。

    这才是那见权贵不低头,见强者不弯腰的定川暴君!

    这才是他们在这热血年华遇到的最好榜样。

    当黑影即将与龙卷交锋的瞬间,猛地向侧面一弯。

    一道闪电般的弧形闪过。

    沐凡那双黑色的瞳孔中闪过龙卷的模样。

    “弧光——踏前斩!”

    一道弧形闪电划过,极殊兵仿佛具有某种魔法般的直接穿越龙卷出现在另一侧。

    结束了?

    人们瞪大眼睛,然而片刻之后一种不可抑制的激动在眼底浮起。